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查看: 1319|回復: 0

被兩個男生玩了的貝貝

[複製鏈接]

2276

主題

2613

帖子

1萬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14904

最佳新人VIP6VIP1推廣達人宣傳達人VIP2VIP3優秀版主VIP4VIP5

發表於 2020-8-17 20:11:5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晚上過了熄燈時間後,貝貝獨自一人來到了校區偏遠的足球場。穿過足球場,她來到了學校的舊體育活動室。這個活動室在今年開學後就已經不再使用了,因為在操場的另一邊,靠近教學樓的那一邊重新造了一個新的。

  活動室的一間亮著微弱的燈光,貝貝朝那一間走去。推開門,裡面已經有一個人站在那兒了。

  「阿菜?」貝貝叫了那個人一聲。

  阿菜,應該是個外號吧。貝貝和這個人並不是非常熟,但他是自己一個室友的男朋友,以前出去玩的時候也經常看到他。

  「喲,貝貝,你來啦。」阿菜嬉皮笑臉地說道。

  「嗯……」貝貝回應了一聲,隨後環顧了一圈房間。

  由於已經不再使用,房間裡原本的一些體育器械都已經被搬走了,只剩下房間正中還擺放著一臺老舊的乒乓桌,不過網也是破損的。房間裡除了阿菜和自己,並沒有其他人。

  「其他人呢?香香呢?」貝貝問。香香就是貝貝的那個室友,也就是阿菜的女朋友。今天也正是受到了她的短信,貝貝才會這麼晚跑到這裡來。

  「晚間活動」吧。他們以前也曾經玩過,在晚上熄燈時間後,在學校的某個地方,一群男女學生通宵遊戲,玩玩撲克或者其他學生之間的小遊戲什麼的。

  「嗯……這個,她今晚不來。」

  「不來?但是是她發我消息的……」貝貝覺得有些奇怪。

  「不不,消息是我發的。呵呵,香香今天有事要回家。是我趁她不注意的時候拿她的手機發的——不然你怎麼會出來?」阿菜說話的時候臉上還是帶著歪歪的笑。其實從第一次見到他開始,貝貝就不喜歡他這種笑容。它讓人覺得……不安全。

  「你?!你把我叫出來幹什麼?」

  「沒什麼,不過就是大家隨便玩玩什麼的……」說著,阿菜走近了貝貝,然後竟然十分輕薄的企圖用手撫摸貝貝的臉頰,「……就是玩玩……」「呃……你幹什麼?」看到對方這個舉動的貝貝突然很警覺地拍掉了阿菜的手,並往後退了一步。

  「呵呵,沒什麼,只不過最近我的弟弟總是沒什麼事幹,閒著有些難過,所以……想請你幫幫他。嘿嘿……」一邊說著,阿菜竟然一邊有自己的手掏著下身。

  「……神……神經病……」突然明白了對方的意圖的貝貝心裡突然感到一陣恐慌,隨後立馬轉身,朝門口跑去。

  但是阿菜的動作比她快一步,貝貝剛打開活動室的門,阿菜已從後面追了上來,雙手一個抓住貝貝,然後用力將她從門那裡拉了進來。隨後從後面將貝貝的身體環抱住,並使勁往屋內拖。

  「啊……你幹什麼,住手!放開我!你快放開我!救命啊!」一個女孩子的力氣到底沒有男生的大,雖然拚命掙扎,努力不讓對方把自己拖進屋內,但是被拖到了屋子中央,並且被壓到了乒乓桌上。

  將貝貝壓倒之後,阿菜將貝貝的雙手按在她的身體兩側,隨後,打量著身下的女孩。

  貝貝並不是一個傳統意義上的美女,她的皮膚略略有些黑,臉型也不是鵝蛋臉。但是她黑得很健康,而且頭髮很有光澤,眼睛也很大很有神,嘴巴小小的,且嘴角微微有些上翹,而且有著南方女孩特有的小巧可愛,總之,也算是非常能夠令人喜歡上的類型吧。可能正是這樣,讓阿菜打上了她的主意吧。

  「嘿嘿,小可愛,我們來樂一樂!」

  說完,阿菜便俯下身子,一口吻上了貝貝的櫻唇,用舌頭撬開貝齒,直通下去,在貝貝的口腔中大肆翻倒,頃刻間滿口留香。

  「嗚……嗚嗚……!」但是在貝貝卻完全是另一種感覺,遭到陌生男子侵犯的恐懼正在一點一滴的蔓延,她渾身都在劇烈的顫抖,而口中更是感到腥臭不堪。她開始拚命擺動自己的腦袋,想要擺脫對方的強吻。

  好在貝貝在進大學之前一直是練習遊泳的,體力和力量都要比一般的女生要大。貝貝拚命掙脫了被禁錮的雙手,然後用力把阿菜的臉推開。

  脫離阿菜強吻的貝貝大大的吐出了一口氣,隨後雙手撐住乒乓臺,努力把自己往後抬,以脫離壓在身上的阿菜。而此時的阿菜已經慾火燒身,難以控制自己。

  他雙手環抱住貝貝,並且把臉深深埋進了貝貝的胸脯裡。

  由於一直練習遊泳,所以貝貝的身材還是很好的,胸部豐滿、堅挺,阿菜的臉埋在裡面,只感覺到一陣柔軟。

  「呃……走開……別這樣……」貝貝一手用力撐住自己的身體,不讓自己再次被阿菜壓在身下,而另一隻手則努力把阿菜的頭從自己的胸前推開。

  「你這個混蛋……住手!你怎麼對得起香香啊……」「切,我才不會管那頭大恐龍呢!」趁著阿菜因為說話而把臉從自己胸前抬起來,貝貝的手又用力將阿菜的身體推離自己一些。而且這個時候貝貝整個人已經完全坐在了乒乓臺上,也正好將雙腿騰了出來。

  貝貝用膝蓋頂住了阿菜的小腹部,使他無法再貼住自己。雖然阿菜是個男生,力氣理應比較大,但是現在貝貝正處在危險境地,本能使得她將自身的潛力全都激發出來了,所以一時間阿菜還真拿她沒有辦法。當然,貝貝自己也清楚,如果時間耗的一長,自己的體力一定比不過阿菜,到時候就真的糟糕了。

  一想到這裡,手腳的力量好像又大了一些,貝貝一把將阿菜從身上推開,隨後迅速翻身爬上乒乓桌,想爬到桌子的另一端,靠著桌子將阿菜隔開,然後再伺機逃離這間屋子。

  可是這是阿菜卻從後面抓住了貝貝的腿,並且也想爬上了,再次把貝貝壓在身下。

  情急之中,貝貝的另一條腿往後用力一蹬,結結實實的踹在了阿菜的臉上。只聽阿菜悶哼了一聲,吃痛的放開了手。

  貝貝趁這個機會爬到了乒乓臺的另一端,與阿菜隔著長長的桌子對峙著。

  由於剛才那一腳只是情急之中胡亂踢出來的,因此力量和位置都不是非常理想,但是仍然可以看到,阿菜的鼻子下面溜了一道紅色的液體,應該是剛才被貝貝踢出了鼻血。

  「臭丫頭!敢踢我!今天我非把你扒個乾乾淨淨,然後活活把你操死!」阿菜從乒乓桌的一邊追過去,貝貝就從另一邊躲過,幾個回合下來,阿菜和貝貝中間始終隔著一個乒乓桌。在僵持了一會兒後,阿菜突然從左邊衝了過去,貝貝只能從右邊躲閃,可是沒想到這次阿菜並沒有衝過去,而是跳上了乒乓桌,直接直線衝向貝貝。

  貝貝心中一驚,只能往後逃,但是很快她便發現這間房間實在太小了,後退了沒幾步後背已經貼在了牆上。阿菜一個箭步衝過來,撲向避無可避的貝貝。

  情急之下貝貝想轉身閃避,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她剛翻了個身,阿菜已經撲到了她的身上,將她死死按在了牆上。

  「啊……你放開我!走開啊!救命啊!來人!救命啊!」「死丫頭,你別枉費心機了。這裡離宿舍區這麼遠,鬼才聽得到呢!」阿菜一邊用身體死死將貝貝的身體頂在牆上,一邊用雙手抓住了貝貝的外套衣領。

  「小美人,現在讓我們好好享受一下!」說完,便一把將外套往下一拉,輕鬆的就將貝貝的外套脫了下來。

  外套的裡面是一件黑色的短袖T恤,黑色最能勾勒出身體的曲線線條,貝貝的身材本來就好,在略帶緊身的黑色T恤的勾勒下更是引人遐思。

  阿菜從身後看的口水都差點流了下來,他開始用力撕扯貝貝的T恤。只聽「嘶」的一聲,貝貝T恤的右肩被撕開,阿菜興奮得一口吻上了裸露的香肩。

  「呃……不要……不要……放手啊……不要這樣……啊!」貝貝的心中越來越恐懼,絕望的種子也漸漸爆發,雖然她仍舊拚命抖動身體,企圖掙脫。但是她明顯感到力氣已經越來越小,已經完全不可能和阿菜相抗了。

  這時,得寸進尺的阿菜將貝貝一個翻身,讓她和自己面對面,隨後雙手抓住貝貝的衣領,企圖一把將貝貝的T恤撕破。

  但是沒想到,貝貝卻抓住這個機會,掄起自己的膝蓋,一擊頂在阿菜的胯間。

  「啊!」男人的軟襠遭到攻擊,阿菜吃痛得大叫一聲,放開了雙手。

  貝貝趁機推開阿菜,朝門口跑去。

  就當她剛剛打開房門想衝出去的時候,卻結結實實的撞上了一堵「牆」,將她反彈回了房間。

  「陳傑?」

  原來,貝貝撞上了一個人。陳傑,是貝貝另外一個室友糖糖的男朋友,比貝貝他們要高一年級。

  還沒來得及等貝貝開口呼救,身後的阿菜已經撲了上來,從背後將貝貝一把抱住。

  「啊,救命啊!陳傑,救我!」

  「呃……貝貝?阿菜?你們在幹什麼呢?」陳傑還沒弄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你怎麼這麼晚才來?」阿菜一面死死抱住貝貝,一面問陳傑,「別說這麼多了,快過來幫我!把這死丫頭按住!」「阿菜……你……你到底在幹什麼?」「他……他想非禮我……陳傑,救我啊!啊!……」貝貝拚命掙扎想掙脫阿菜,並向陳傑呼救。但是阿菜卻又將自己的T恤撕破一塊,右肩和胸前大片肌膚裸露在外。

  「阿菜你幹什麼?!快放開貝貝!」

  「嘿嘿,阿傑,我們是兄弟,有好東西當然一起分享啦!這個小丫頭搔得恨!今天晚上我們兩哥就把她操了!怎麼樣?」阿菜說。

  「不!阿傑,別聽他的,快救我啊!我可是糖糖最好的朋友啊!」「呵呵,阿傑,你不是說你最討厭貝貝嘛?說她總是在糖糖那邊說你的壞話,說她老是慫恿糖糖做一些你不喜歡她做的事情。這次機會來了,可以讓你好好整整這個死丫頭!」「你說什麼啊?你這個畜牲!阿傑,別聽他的……快……救我!救我啊……」陳傑一時呆在那裡。他想著剛才阿菜所說的。沒錯,他確實很討厭貝貝。糖糖喜歡去網吧、酒吧、KTV之類的地方通宵,還喜歡喝酒。而陳傑不喜歡女生做這些,尤其是自己的女朋友。為了這些事情,他和糖糖吵過很多次。但是貝貝卻總是喜歡和糖糖去那些地方,所以陳傑就很自然的認為是貝貝帶她去的,是她讓糖糖不聽自己的。

  一想到這裡,陳傑不由得怒從心生。他看著眼前的兩人,阿菜死死的抱住貝貝,而貝貝則拚命的掙扎。看著貝貝痛苦的掙扎,纖細的蠻腰劇烈的扭動著,而身上的衣服也殘破不堪,大片的肌膚裸露在外,整副光景曼妙、性感。

  看到這幅場景的陳傑,想到面前性感的美人,想到她慘遭強暴的痛苦,報復的快感在陳傑心中逐漸擴散,他只覺一股氣血迅速上湧,下身也瞬間膨脹起來。

  做出決定的陳傑快步走向前。而不知其意圖的阿菜和貝貝雙雙停了下來。

  陳傑走到兩人面前,突然一把抓住貝貝,隨後用力將貝貝左肩的T恤撕裂。

  「啊!陳傑,你幹什麼?!」貝貝驚呼。

  「哈哈,小美人,今晚你死定了!」阿菜說,「阿傑,把她抱上乒乓臺!」於是兩人將貝貝抬上了乒乓臺,將她牢牢按在上面。

  如果只有阿菜一個人,貝貝還有可能逃脫,但是現在又多了一個健壯的男子,貝貝無論如何沒有辦法同時對付兩個人。她被按在桌上,拚命掙扎想要坐起身來,但是卻被二人死死按住,絕望的心理開始逐步蔓延。

  「不要啊……求求你們不要啊……住手……」

  阿菜和陳傑二人迅速地將貝貝的T恤撕爛,隨後將貝貝的內衣一把扯掉。


「呃……住手……住手……別……」

  陷入瘋狂的陳傑一口含住了貝貝的右乳,另一隻手也按住了貝貝的左乳,又捏又掐,而阿菜也解開了貝貝的褲帶,並將牛仔褲一點一點脫了下來。

  雖然不是潔白如玉,但是貝貝的雙腿卻呈現出健康的色澤,而且纖長修美,光滑緊質。

  貝貝拚命撲騰著那雙美腿,但是阿菜已經有了防備,讓貝貝沒有辦法在踢到自己的軟襠。

  陳傑看到貝貝的褲子已被脫下,也迅速脫掉了自己的褲子,然後一把扯掉貝貝的內褲,貝貝的下身完完全全的暴露在外。

  陳傑挺起他那根早已膨脹的粗壯陽根,一口氣插入了貝貝的陰戶。

  「啊!!」下身徒然刺入一根異物的疼痛讓貝貝不禁尖叫起來。

  此時貝貝已經徹底無力掙紮了,她淚流滿面,只能任由陳傑在她身上肆虐。

  反覆抽插了數百下後,一股滾燙的陽精,猛然射進了貝貝的陰道深處。

  陳傑只覺一股壓力頓時洩了下去,他滿足的抽出了自己的陽根,帶出了一股濃濃的液體和貝貝被破處後所流出的鮮血。

  「怎麼樣?爽不爽啊,阿傑?」阿菜在一旁問道。此時他早已把自己的衣服也脫了精光。

  陳傑沒有回答他,只是走到一旁,緩緩穿上了褲子。

  陳傑搞完了之後,阿菜走到貝貝面前,再一次分開了她的雙腿,隨後刺入了自己的陽物。

  此時的貝貝已經失去了意志,渾身癱軟的躺在乒乓臺上,身體無意識的隨著阿菜的抽插而前後擺動著。

  不久之後,阿菜也將精液射進了貝貝體內,然後滿足的拔了出來,穿好衣服,丟下近乎昏死過去的貝貝,和陳傑兩人一起離開了。

  第二天早上,貝貝才清醒過來,她顫抖的穿上自己破敗的衣服,走出了活動室。乘著早上學校人少,回到了自己的寢室。


愛灣茶論壇 就是最愛台灣本土茶 歡迎老司機帶帶新手們 邀請他們來愛灣茶論壇品茶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申請友鏈|在缐客服|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愛灣茶論壇|台灣最大最夯外送茶加賴立減500|ID:xd0611

GMT+8, 2021-3-2 21:31 , Processed in 0.049931 second(s), 3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