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萌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歡迎光臨小萌茶社論壇!加賴①號ID:jj58588/②號ID:802406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查看: 1680|回復: 0

我和二嬸

[複製鏈接]

1618

主題

1927

帖子

9378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9378

最佳新人VIP6VIP1推廣達人宣傳達人VIP2VIP3優秀版主VIP4VIP5

發表於 2018-12-21 19:24:1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我叫阿元,在北部讀研究所終於畢業啰,頂著電子博士的頭銜又是博士班。
  第一名畢業的我不用擔心找工作,因爲好幾家國內電子的大廠相繼來邀請我擔任他們公司的設計工程師,要是我不工作光是家裏的財産三輩子都吃不完。
我從小爲了讀書幾乎沒有一刻好好的休息,好不容易學業都完成了,當然要好好玩一玩休息休息啰,順便想一想接下來的路要如何走是要工作呢?還是繼承家裏的産業呢?
  回到雲林的老家一走到往村子中的路沿途都是插滿歡迎我的旗子,整條道路都放著鞭炮,心中感覺到博士有這麽厲害嗎?沿路好多獻花,回到家中祭祖,跟長輩們寒喧一下,我從台北坐車回雲林覺得已經好累了想休息一下,到了自己的房間看到一個好美麗的女人在幫他整理房間應該是三十出頭歲吧。
  她回過頭來看到我說:你是阿元吧!

我叫汝芳是你二嬸。
我心中想著:哇塞真是個美婦人呀,身材玲珑有緻水汪汪的大眼睛,高聳豐滿的雙乳。
咦~我二叔不是已經過世了嗎?
怎麽會娶老婆呢?
二嬸知道我心中的疑問還沒等我提出問題就先跟我講:“我是你二叔的妻子,因爲我……”
還沒說完我的阿媽進來了,二嬸不敢說下去了。
  阿媽:“阿芳你不快一點整理好,阿元已經很累要休息了,整理好順便去把廚房整理整理。”
二嬸:“是!婆婆。”
於是二嬸迅速整理好離開了我的房間,我目送著二嬸邊走邊抖動的雙乳和那美麗的豐臀,底下那根肉棒不安分的想跑出來打人啰。
  阿媽:“金孫啊!以後有什麽是要做就直接叫阿芳幫你做。”
我心想:那做愛是不是也可以啊!
腦海還不斷盤旋著二嬸那肥嫩的乳房,心想到這裏我快受不了了,跟奶奶說要先洗澡再睡覺。
阿媽立刻吆喝著:“阿芳呀!快起火燒熱水給我金孫我洗澡喔。”
二嬸:“是!婆婆。”
  我走到浴室脫掉衣褲,開著水龍頭。
咦?
怎麽沒有熱水啊!
算了,反正夏天洗冷水澡也是蠻不錯的。
我邊擦著肥皂邊唱著歌,突然看到浴室牆角有一個小洞怎麽會有光線,我走近一看原來是廚房生火的火光,仔細一看二嬸很認真升著火,看二嬸將木塊丟入竈中一邊丟那雙肥乳一邊晃動,香汗淋漓整件T恤都已經濕透了,整件T恤黏貼在二嬸的乳房上,胸罩若隱若現的,看著我實在是欲火焚身啊,只好一邊泡著澡一邊搓動著那巨大的肉棒,我正當興奮時二嬸推開浴室的門提著熱水進來,看到我正在洗澡而且努力搓著那根肉棒呆住,而我剛好噴了出來噴的好高,二嬸看到嚇了一跳把熱水打翻了差一點燙到,臉紅紅的跑了出去。
我也不管了,趕快洗好澡回房間睡覺了。
  經過一夜好覺睡到早上十點多,肚子有點餓,走到廚房看看有沒有可以填填肚子的,剛好看到二嬸在那裏煮菜,站在廚房門口看正炒著菜的二嬸,那對肥乳上下擺動著好似向我挑釁說:有種你過來摸阿。
二嬸恰好回頭看到我,紅著臉不好意思的說:“阿原你起來了啊,肚子餓不餓呀!晚一點就可以吃午飯了。”
  我心裏想:“你那雙肥乳挑釁著我,我那裏當然起來了。餓不餓?我餓的能把你吃掉啦!”
但是肚子不爭氣餓的咕噜咕噜叫了:“二嬸呀!有沒有麽可以先吃的呀,我餓死了啦。”
  胡亂的找幾樣菜吃一吃,吃飽了想說沒是幫幫二嬸好了。
“二嬸我幫你煮菜好嗎?”
二嬸驚訝的說:“你會煮嗎?很少看到男生會煮菜的喔。”
我讀書的時候都是自己煮的喔,我當場炒了幾樣菜,二嬸試吃之後稱讚不已啊。
有我的幫忙二嬸很快的煮好菜了,二嬸忙著收拾東西,正搬一個木箱搬不動,我就走向前去幫她。
真是蠻重的箱子,我看著二嬸衣領垂下來露出那兩顆雪白的肥乳,肉色不怎麽好看的胸罩應該是廉價品卻包著那麽高級的一對晶瑩剔透吹彈可破的乳房啊。
我力量故意出小一點讓箱子移動慢一點,我才可以好好的欣賞二嬸那雙美麗的乳房啊,好不容易搬好了。
二嬸:“阿元辛苦你了。”
我說:“不會不會。”
二嬸:“阿元你幫我拿閣樓的碗盤好嗎?”
  你奶奶說你這麽久才回來要用家裏最好的盤子。
我說:“二嬸不用了啦!反正我都已經吃飽了不用拿了啦。”
二嬸:“不行啦!等一下你阿媽會罵啦。”
我說:“好啦好啦!”
  我拿了木梯爬到閣樓,找了又找,翻了又翻,還是找不到。
“二嬸啊,找不到耶。”
  二嬸:“不會吧!上次過年才用的呀!”
我記得是放在這裏的呀。我們找了老半天找不到,突然一只老鼠跑出來,二嬸嚇的花容失色緊緊抱著我,那對豪乳著實的壓著我,讓我快喘不過氣了。
我說:“二嬸不用怕我保護你。”
好不容易老鼠跑掉了,二嬸不好意思的放開了我,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我,我忍不住輕輕的吻了她,我看到二嬸沒有抗拒,我順水推舟用舌頭去撬開二嬸的牙齒去尋求二嬸的舌頭,二嬸不自覺的跟我吻了起來。
我慢慢的用手去撫摸二嬸的背部由上網下來回緩慢的摸著,我隔著衣服摸著二嬸的乳房。天那!好軟喔。
  我的手伸進二嬸的胸罩整個手掌搓揉二嬸的乳房,當我的手指捏著二嬸的乳頭時,二嬸不自覺的發出呻吟的聲音,我一只手撫弄二嬸的乳房,用手指揉捏著二嬸的乳頭,陣陣酥麻癢無法形容的快感讓二嬸呻吟的更快速,我見機不可失另一只手往二嬸那神秘的三角洲了,正準備伸手進入內褲探索那個有潺潺河流的叢林,就聽見阿媽的叫聲:“阿芳呀,你煮菜是煮到哪裏去了?”

  二嬸停下所有動作緊張的不知道如何是好,我自作主張的回答:“阿媽,我跟二嬸在閣樓找碗筷啦!”
阿媽:“唉唷,金孫你怎麽爬上去啦!上面很髒啦,你快下來,那個碗筷你二嬸不是已經拿到飯廳了嗎,還要找什麽啦。”
這時我回頭看著二嬸,二嬸卻紅著臉不敢看我。
我說:“阿媽我還要找幾樣東西啦!我叫二嬸幫我找啦,你去飯廳等我吃飯啦。”
阿媽:“好啦好啦!快一點下來喔,上面很髒,下來記得洗一下澡再吃飯喔。”
我說:“好啦好啦。”
  我回過身迅速的壓倒二嬸,手伸進二嬸的內褲揉捏著二嬸的陰蒂質問著:“二嬸你說,爲什麽騙我上閣樓找碗筷,碗筷不是已經放在飯廳了。”
二嬸:“我忘記了。”
我隔著內褲摩擦著二嬸的整個陰部,感覺到了她的陰唇的所在。
當我加速摩擦時,我聽到二嬸的呼吸開始加快,我將一根手指滑到媽媽的內褲裏,輕輕地插入潮濕的陰道,然後又加了一根手指,一進一出地探索她的秘處。
  我親吻著二嬸的脖子。
當我揉捏二嬸的乳頭時,我感到二嬸身體一下繃緊了。
我撩開二嬸的上衣,二嬸胸前雪白的兩團肥肉突然得到解放似的跳了出來。
  我握住二嬸的乳房,可以感覺到他們是多麽地柔軟、巨大。
我用力捏二嬸的乳頭,一邊繼續吻她的脖子。
  我俯下身,嘴唇含住二嬸豐滿的乳房,吮吸著,舌頭輕輕地在乳暈上劃著圓,舔吸著她可愛的乳頭。
我另一只手則撫上了她的另邊乳房,揉捏著,不想錯過任何一處地方。
我用牙齒小心翼翼地輕噬她挺立的乳頭,這使她呻吟起來。
  然後我的嘴唇離開她的乳房,吻上了她熱情的小嘴。
她主動地迎合我的熱吻,伸出舌頭用力與我交纏,同時貪婪地吮吸著我的唾液,使我有點吃不消。
噢,她已經完全地沈迷於近親相奸的激情與快感中了。
  我的手慢慢地向下撫過二嬸的小腹,感覺到腹部的肌肉已經繃地很緊了。
隨著我的手撫過二嬸的小腹,我的肉棒開始進入臨戰狀態。
我伸手撫向她的陰部,感到她的肌肉極度地繃緊著。
我發現她的兩腿之間已經濕成一片,流滿了整個小丘。
她的身體劇烈地扭曲著。我的手指撫摸著她的陰唇,探詢秘洞的入口。
她的大腿緊緊地並攏著,阻止手指的入侵,但我還是進入了她窄小的肉洞。
  我又探進另一根手指,努力地揉弄著,使她的秘洞滿是分泌出的淫液。
  我的手指輕輕地滑入二嬸的皺摺,感到那裏已經流出了液體。
二嬸的頭往後一仰,靠在我的肩膀上,同時旋轉著屁股摩擦我蓄勢待發的肉棒。
我的一根手指滑入二嬸的陰道內,重複著進出的動作,刺激陰壁分泌液體,爲肉棒的進入做準備。二嬸的肉洞越來越濕潤,淫液汩汩流出,我又加了根手指進去,二嬸的肉洞越來越熱,緊緊地吸住我的手指,隨同手指的動作,淫肉不斷翻出。
我用另一只手解開我的牛仔褲,任其滑落在地上。
我的龜頭從內褲中暴突出來,蠢蠢欲動的樣子。
我拉下內褲,將膨脹得變形的肉棒掏出,頂在二嬸雪白豐滿的屁股上。
從後邊將上衣撩起到二嬸的肩膀上,使二嬸豐滿的屁股裸露出來,我輕輕將二嬸推到木箱邊,讓她俯下身抓住木箱的邊沿,使她的正滴著淫液的秘洞暴露在我淫光四射的欲眼下。
二嬸分開大腿,擺明了要讓我更容易出入。
然後我開始進入二嬸的身體,這真是個曆史性的時刻。
  我的龜頭慢慢進入了二嬸的陰道,但是在龜頭完全進入後,我又很快地將它拔出,然後再次進入。
就這樣我重複做了幾分鍾,刺激二嬸身體的反應,希望二嬸能喜歡。然後我又深入了少許,感到龜頭觸到了一種海綿狀的物體。
  我用龜頭輕輕地碰觸這塊綿軟的子宮,陰壁立即條件反射似的收縮,緊緊地吸住我的肉棒,每一次都是如此,感覺真是爽呆了。
我加快了衝擊的速度,二嬸的呼吸隨著我的每一次衝擊驟然急促起來,我伸手握住二嬸那與年齡極相稱的巨乳,像揉面團似的揉搓著。
  她的兩粒乳頭如同櫻桃似的挺立起來,似是誘人采摘。
我將這兩粒可愛的小櫻桃夾在兩根手指間,揉捏、拉扯。
我就這麽淺淺地幹著二嬸的陰戶,她的嘴裏發出微微的呻吟。
  我按住二嬸的屁股,深吸一口氣,然後突然向前一挺,「噗」地一聲肉棒齊根盡沒。
我的肉棒深深地刺進二嬸的體內,使二嬸倒吸了一口氣。
二嬸的淫洞比我預期的要窄得多,我要很吃力才能挺進到最深處,但二嬸火熱的陰壁緊緊纏繞著肉棒的感覺讓我有一種飛天的感覺。
  陰道居然是那麽地窄,宛如處女似的,這一方面說明她從來也沒有碰到過能夠好好開發她身體的男人,另一方面則顯示這些年二嬸從來沒有碰過其他男人。
我更加用力地向前推進,讓我巨大的肉棒更加深入二嬸的體內,這樣我才會有真正與二嬸結爲一體的感覺。
我肉棒抽出時很輕,然後毫不留情地大力猛刺進去,將二嬸頂得直翻白眼。
我重複著活塞運動,但是頻率越來越快,我按住她的屁股,使我的每一擊都能深入她的體內。
我熱切地猛幹二嬸,感覺著肉棒對二嬸身體的每一次衝擊。
我忘情地抽動著,聽著二嬸快樂的嗚咽。
  二嬸的身體開始劇烈地抖動,陰壁的皺摺開始收縮,肉棒的進出愈加艱難,我知道二嬸的高潮要到了。
我加快抽插的速度,決心要幫二嬸達到她從未及的高峰。
突然間二嬸的喉嚨裏發出一聲低吼,一股熱流突然從陰道深處湧出,刺激了龜頭一下,我的陰囊極度收縮,想要清出了所有存貨。
  我突然間全身一輕,熾熱、粘稠的乳白色液體激射而出,重重地打在二嬸的陰道深處,把二嬸打得全身顫抖不已。
伴隨著噴射的快感,我無情地將肉棒硬往裏擠,似乎想要刺穿二嬸的子宮。
二嬸無力地抗拒著,伴隨著高潮發出幾不可聞的嘶叫聲。
二嬸貼緊住我的腰部,不住地向後迎送,陰壁抽搐著緊緊吸住我的肉棒,不放過我的任何一滴精液。
  突然間,整個世界開始旋轉,彷彿天地間只剩我們倆,而我則專注地將我的所有傾注到二嬸抽搐的陰道內。
我緊緊地摟著二嬸,下體不住地痙攣,噴射著粘稠、濃熱的精液,我幻想著我的精液完全填滿她的陰道。
最後我停止了噴射,我們倆仍相擁著站了好一會兒,等到呼吸平靜下來後,我才拔出肉棒,快速穿上衣服。
“謝謝你,二嬸。”
我在二嬸耳邊低聲說,“二嬸你說,爲什麽故意騙我上閣樓?”
二嬸:“我……我……”
  阿媽又叫著:“金孫啊,你是找好了沒啊!要吃飯了,要不要我幫你找啊。”
  我:“不用啦!我馬上下去啦!”
  我整理著衣服看著二嬸說:“現在放過你,下午二點你到我房間來說清楚,要不然我要跟阿媽說。”
  二嬸緊張的說:“好好好,你不要跟你阿媽說,我去就是了。”
  接著到了飯廳之後,阿媽就叫我做在他身邊,陪他一起吃午飯,則二嬸也是做在阿媽的身邊(另一邊),開始吃飯時,阿媽還會問我在學校裏快不快樂,有沒有不愉快的事,這些話我就敷衍的跟阿媽說了一下。
  吃完飯之後,我就躺在沙發上看著電視,等到二點的到來。
快二點時我就先回房間了,因爲要等二嬸過來,所以提早一步比他先到房間。
叩叩叩……聽到了敲門的聲音,一定是二嬸來了,轉身就去開門,門一開,竟然看到二嬸的穿著清涼無比……
  我說:“阿媽沒看到嗎?”
  二嬸:“他在睡午覺了。”
  我說:“喔,快進來吧。”

  一進來我立刻就把二嬸帶到我的床上,問爲什麽要故意作那些事情。
二嬸說:“因爲上一次看到你在浴室裏打手槍,而且那跟陰莖是那麽的大。看了我就很想要,而且沒有人可以陪我一起作,總不能叫阿媽跟我一起做吧?”
  看到有個男人在家裏,總覺得比較安全吧。
  二嬸一說完我就把他壓在床上,一開始是四唇相合,舌頭也在打仗,吻了約三分鍾,我便身手開褪去二嬸的衣服,撫摸他的兩個乳房,她的乳房我一手搓揉著,而另一之手就摸到了三角洲地帶,先用2跟手指頭插進二嬸的陰道,一快一慢的抽插著,二嬸爽到在呻吟。
  我說:“小聲點,不要被阿媽聽到。”
  二嬸說:“沒關系啦,房門關著,而且阿媽又重聽,聽不到的啦。”
  我低頭溫柔地吻了一下二嬸的嘴唇,然後又是一下,但這次重多了,二嬸很快有了反應。
二嬸摟住我的脖子,將舌頭探過來。
我的手滑下來隔著睡衣揉搓二嬸的乳房。
她的乳房一下子變硬了,乳頭挺了起來。
我用力地吻著二嬸,同時手不住地揉搓她豐滿的乳房。
  二嬸的舌頭熱情地在我的嘴裏攪動,鼓勵我更大膽的舉動。
我解開二嬸的紐扣,二嬸的手則暧昧地撫摸著我的腹股溝。
我裏面沒有穿短褲,我不想受它的約束。
二嬸的乳罩是從前面扣上的那種,我很輕易地將它解開,露出堅挺成熟的胸部。
我的肉棒又再開始膨脹。
  當這一次二嬸用手抓住我的肉棒時,它已經充血膨脹得二嬸幾乎握不過來了。
她溫柔地握住我的肉棒,上下套弄著。
我立即明白了二嬸雖然表面上說這麽做是錯的,其實她心裏和我一樣對這種禁忌的亂倫之愛都情有獨鍾。
  我把手放低,按在二嬸的右乳上,伸嘴含住她的乳頭,輕輕噬咬著。
二嬸呻吟著,加快套弄我的肉棒。
我的嘴唇貪婪地在二嬸的雙峰間來回舔吸,但我的手悄悄地拉下了二嬸的短裙和蕾絲內褲,二嬸的大腿根部完全濕透了,因潛意識中亂倫的快感而不住地流著淫水。
  我脫下二嬸的短褲遠遠地丟開,將頭湊倒二嬸的兩腿之間,欣賞二嬸美麗裸露的陰戶。
我的舌頭分開陰毛,輕輕地彈著那一道裂縫。
當我的舌頭和嘴唇在她奶油狀的裂縫中來回蠕動時,二嬸的呻吟聲更大了。
  我將舌頭探進二嬸的陰道,用力舔她的兩壁。
二嬸的背拱了起來,腦袋來回地晃動,顯得十分地意亂情迷。
我的嘴貪婪地吮吸著二嬸陰戶中流出的淫液,舌頭就像是小型陽具似的模擬抽插動作。
她擡起屁股使我的舌頭可以更加深入地品嘗她可口的淫洞。
與此同時,二嬸也達到了高潮,她的淫液大量湧出,粘滿了我的整個臉。
  我擡起她的腿,放到我的肩膀上,將肉棒頂在二嬸的潮濕的陰道口,二嬸擡起臀部配合我的動作。
二嬸顯然在期待一次真正令人興奮的做愛。
那一刻,我沒有停下來,而是屁股一挺,粗長的肉棒便完全沒入二嬸潮濕溫熱的陰戶內。
  正如我想的那樣,二嬸的陰戶仍然像第一次那樣緊,陰壁上的皺摺緊緊地纏繞著我的肉棒,分泌出的液體弄得我的龜頭很癢。
  我向裏挺進時,窄小的陰道緊緊得吸著我的肉棒,陰壁上的皺摺不斷刮著我的棱角,使我心跳加速。
二嬸擡起大腿纏住我的腰部,使我的每一次插入都能直抵子宮。
我開始大力向前推進,龜頭已經深深地刺進了二嬸的肉穴深處,這回輪到我呻吟了。
二嬸的淫穴熱得像個火爐,濕漉漉的,陰壁緊貼著肉棒,並且不斷地收縮,蠕動,擠壓著我的龜頭,快樂得我直喘氣。
我開始前後抽動,小腹撞擊著二嬸豐滿性感的臀部,「砰砰」有聲。
  猛烈地衝擊著二嬸的陰戶,一下,兩下,三下……不知多久,一股洶湧的暗流襲遍我全身,我的神經突然間變得異常敏感,壓抑已久的精液不斷地衝擊龜頭,向我敲響衝鋒的警鍾。
  我終於忍不住了,陰囊一緊,壓抑了好半天的精液有如脫疆野馬怒射而出,重重地擊打在二嬸的內壁深處。
二嬸身體一哆嗦,一股熱流悄然湧出,緊緊地包圍著龜頭,令我全身的每一個神經都受到強烈的衝擊。
  我的噴射持續著,濃厚、粘稠、火熱的精液源源不斷地湧向二嬸的陰道深處。
我的小腹緊緊地貼著二嬸的屁股,肉棒只是快速做著短距離的抽動,隨著每一次抽動,就射出一股濃精。
  經過連場的激戰,我們兩個都已經沒有一絲力氣了,這時二嬸睜開了眼,給了我一個深吻。
洗完澡之後,回到我的房間,大約3點半了,我抱著二嬸吻著她,跟她說,以後我常常要。
  二嬸說:“你想要,我也還想要。”
  我都會趁著二嬸再煮飯時跑過去搓揉她胸部,用褲子隔著,用勃起的陰莖跟二嬸的屁股互相磨擦,有時還趁著阿媽在洗澡的時候,二嬸在煮菜,我就邊幹她,她邊煮菜,感覺真好。
  從此以後,大約一個禮拜至少會幹三次,真是爽。

愛灣茶論壇 就是最愛台灣本土茶 歡迎老司機帶帶新手們 邀請他們來愛灣茶論壇品茶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發布主題 快速回復 返回列表 返回首頁

申請友鏈|在缐客服|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愛灣茶論壇|台灣最大最夯外送茶加賴立減500|ID:802406  

在线客服

GMT+8, 2019-1-22 00:26 , Processed in 0.087267 second(s), 5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