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萌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歡迎光臨小萌茶社論壇!加賴①號ID:jj58588/②號ID:802406
查看: 5348|回復: 0

遠房表嫂

[複製鏈接]

1618

主題

1927

帖子

9406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9406

最佳新人VIP6VIP1推廣達人宣傳達人VIP2VIP3優秀版主VIP4VIP5

發表於 2018-12-21 19:19:0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嫂子是遠房表哥家的,家裡做生意的,28的年紀,因為善於保養,加上沒事總往美容院跑,看起來也就20出頭,皮膚很白。
我因為長年在外地工作,不總回家。
因為老家要辦理房產證的事情,前天我不得不請假回老家。
家裡常年每人住,遍佈灰塵,就回家兩天,懶得打掃,所以我只能在表哥家落腳。
    我前天晚上7:45的飛機,到表哥家已經快九點了。
進門之後只有嫂子出來招呼我,原來表哥剛好要去北京談一筆保暖被褥的合同
(他們家是做農用產品買賣的,自己還有個工廠),
一早就走了,原本跟表哥約好的今晚的酒局也只能作罷。
    我客套的說:「好可惜,這麼長時間沒見,也不能跟表哥喝一頓聊聊天。」
    「你哥說了,讓我招待好你,怠慢了你,他可不依。」嫂子邊說邊往廚房走。
    心想:表哥還算夠意思。
    跟進了廚房,看到滿滿一桌的菜,頓時肚子咕咕叫了起來。
也不顧客套謙讓,坐下就吃了起來,吃飯自然少不了喝酒,我和嫂子邊喝邊聊。
    我很健談,嫂子也屬於開朗大方的那種,可能也比較聊得來,不知不覺,喝得有點兒多,頭有點兒暈乎乎的了。
再看嫂子,說話也不清楚,舉著酒杯的手也不協調的左晃右擺了起來。
進來的時候餓的不行,光顧吃了,沒注意觀察,酒足飯飽後,在燈光下越看覺得嫂子越有女人味兒,上身隨意的白色緊身衣,下身時下很流行的碎花長褲,臉蛋很漂亮,用現在流行的詞,女神來形容,一點兒都不為過。
    當時鬼使神差的我想起了SIS裡看的一篇強姦嫂子的文章,裡面的內容不斷在我腦海裡閃現,瞬間感覺下身漲的厲害。
    我不停的告訴自己,不能這樣,生活除了性還有很多要考慮的,千萬不能作出亂倫的事情。
    我趕緊起身去衛生間洗把臉,讓自己冷靜下來。
好死不死的,嫂子也搖搖晃晃的跟了過來,邊跟邊喊:「老公,咱們睡覺吧!」
    那聲音酥到我骨頭裡去了,我轉身去扶她的空檔,她竟一下歪倒在了我身上,腿靠在我老二上。
我心想:好在她喝醉了,要是清醒的,感覺到我翹起的老二,還不得尷尬死。
    「嫂子,我扶你去睡覺吧!」邊説,邊去扶她。
    「老公,你老二怎麼翹那麼高呀,不昨晚剛做的嘛,又想要了?」
    一邊含含糊糊的說著,一邊手就抓在我老二上。
那一瞬間,我的道德防線崩潰了,嫂子抓在老二上的手,不斷在我腦海裡閃現的SIS上強姦嫂子的文章,讓我徹底失去思維能力。
    此時我大腦一片空白,沒有說話,也說不出話來。
身體僵硬著,腦袋裡想著接下來怎麼辦。
    還沒注意的,嫂子蹲了下去,拉開了我褲子的拉鍊,不等我反應過來的,她已經把我老二掏了出來,緊接著,沒有停留的含到了嘴裡。
頓時我整個身體都麻了,我嘴部的感覺最明顯,整個嘴巴都是麻的。
不知道各位有沒有這種經歷,我到現在也沒搞明白為什麼我嘴巴會麻。
    言歸正傳,她把我老二塞進嘴裡之後,嗚嗚啦啦的說:「老公,今天你的雞巴怎麼那麼大呀。」
    她說這句話的時候,我還沒反應過來,當她開始含著我的老二前後晃頭的時候,我才從剛才一連串的事情中反映過來。
    嫂子錯把我當成她老公了。
我豁出去了,已經這個樣子了,不管了,我就大膽地把手伸到了她頭上。
她好像受到鼓勵一樣嘴巴裹地更緊,更加快速地前後動著腦袋,也就一會兒的功夫,射精的感覺就有了。
    說實話,我女朋友給我口交,我從沒有那種感覺,因為女朋友都是很慢的,給我舔硬了,好讓我去插她,從不給我口爆。
    嫂子這種口交方式我還是第一次體會,加上緊張的感覺和亂倫的刺激,這麼快的射也是難免的,誰知道這還不算,嫂子突然不動了,把老二抽出來,含糊不清的說:「我還要你使勁插我嘴,然後再射!」
    我一聽,靠,表哥這麼變態,把嫂子調教到這種程度,那可是我夢寐以求的做愛方式呀。
我也沒作聲,兩手抱著她的腦袋,使勁插了進去,第一次體會到深喉原來這麼爽,老二能明顯感覺到喉嚨口那一部分很窄,一直隨著老二的進進出出摩擦著龜頭。
    更要命的是,喉嚨因為異物,本能的作著吞咽的反射動作,一下,一下的,這種感覺讓人根本不能抑制的瘋狂
(沒試過的朋友可以試一試,真是一輩子都忘不了,比插下面爽一百倍,一萬倍)。
    狼友們別笑我沒用,我使勁抽差了沒一會兒就忍不住了,緊接著快速猛烈得前後抽插幾下,下身往前一送,把嫂子的腦袋狠狠的按在下體上,一陣顫慄,射了出來。
    射完以後,慢慢拔了出來。嫂子依舊迷迷糊糊的,抿了抿嘴:「你就喜歡這樣,變態。」邊說邊傻笑。
    我趕緊將老二放回褲子裡面,起身去扶她。把她弄上床去,然後我就回客房躺下了。
    到底還是沒忍住,心裡很愧疚,但又很激動,覺得刺激無比。
想著明天該怎麼辦,她會不會知道之類的,想著想著,沈沈的睡過去了……
    那天晚上把嫂子深喉之後,由於過度的緊張和刺激,再加上喝了很多酒,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就睡了。
    第二天約5點多的時候,我就突然醒了,可能因為有心事,也可能因為只脫了褲子,衣服還沒脫,再加上歪著睡的也不舒服,醒的時候天還沒有完全亮。
    我醒了之後心裡非常忐忑不安,非常的害怕,罵自己怎麼就精蟲上腦,幹了那種糊塗事,萬一事情被家人,親戚知道了,我不用活了,死了算了。
    心裡一遍一遍祈禱,嫂子一定喝多了,一定不記得昨晚的事情了。
在心裡暗暗保證:老天爺保佑嫂子什麼都不記得了,如果逃過這一劫,我以後一定不幹這種蠢事了。
我當時的感覺就像小時候在外面偷了別人家的東西,被別人發現,回家後等待別人來告訴我爸媽一樣,心裡七上八下的。
    醒了後也不敢再睡了,也睡不著了。
我想了想,決定趁嫂子沒起床,先偷偷走掉,萬一起床想起昨晚的事情,我就麻煩了。
    於是也顧不上洗漱,胡亂穿起褲子,背了我的包,小心翼翼的開門走了。
下樓之後,我打車到了我們市政府對過那家七天酒店,開了個鐘點房,進去洗了個澡,又躺了兩個鐘頭。
    再醒來已經8點多了,我用手機給嫂子發了微信,內容大致是說因為今天要去辦事,要早去,昨晚嫂子喝的也不少,所以早晨早早起床走了,沒有叫醒她,並且辦完事直接從機場走了,就不再去她家告別了。
    資訊發出去後我就一直盯著手機,一邊希望快點兒收到回信,希望她確實不記得昨晚的事情,一邊又害怕她回信,那種感覺真的是太難受了。
    就這麼盯著手機,足足有半個多小時。
就在我愣神的時候,叮咚一聲,我趕忙抓起手機:『嗯,注意安全!』
    我擦,這算什麼回答,說她記得昨晚的事情吧,她沒有提;說她不記得吧,這個回信看著又怪怪的。
    「應該是不記得,她可能剛醒,迷糊,所以才這麼回答的。」我這麼安慰著自己。
定了定神,反正她沒提,就這麼著吧,我退了房匆匆去辦正事去了。
    一路上除了過馬路時精神恍惚,被車蹭了一下,其他一切都還順利。
就不在這裡贅述了,想必狼友也沒興趣聽。
    回到天津後的幾天,嫂子也一直沒在聯繫我,我也不會蠢到主動去問她。
心理逐漸由忐忑轉向平靜。這期間表哥還給我打過電話,說我去他沒能在家款待什麼的,客套了一通,生活仿佛又美好了起來,直到前天下午。
    前天下午,我正在和一個客戶聊天,微信響了一下,因為是很熟的客戶,沒必要那麼在意商務禮節,我就順手拿出手機看了一下,「轟」一聲,腦袋瞬間不轉了:『十一放假吧,你過來一趟吧,我有事情跟你談,別擔心,你哥今早就出差了。』
    看完短信後已經無心跟客戶談了,腦袋也不在單子上了,一直在想怎麼辦,決定晚上就過去,該面對的,是逃不掉的,今晚不去,晚上也不可能睡著,匆匆結束了和客戶的交談。
    我微信回了一個:『什麼事情?』
    當時還抱有一絲希望,希望她有別的事情。她說:『你別問,來就是了。』
    我一看肯定那事了,也不用再問下去了,回了一個『好的,我今晚過去。』她沒再回我。
    我趕緊在網上訂了機票,跟老闆說有事,就提前兩小時下班了。
    一路忐忑無話,到嫂子家是晚上7點多一點,嫂子給我開門後,沒什麼特別的情緒,很平靜,開門後說了句:「你來了,進來吧。」
不等我答話,轉身就進了廚房。
    從背後看嫂子,長髮及腰,燙了個大波浪,隨意穿了一件暗紅色睡裙,雖然沒有刻意勾勒,但走路時還是搖曳生姿。
甩了甩腦袋,暗罵自己,都什麼時候,還想這些,跟著走進了廚房。
    但不得不說,欲望這東西,有的時候是很難控制的,有的時候明明知道那樣做不對,那樣做會有嚴重後果,但還是忍不住。
但做完就會後悔,痛恨自己。
但下一次的時候還是控制不了。
    「來,先吃飯。」
    我坐了下來,看著嫂子拿出紅酒,給我倒上,自己也倒上,然後自己喝了起來,我正等著她開頭呢,她卻絕口不提,可我哪裡有心思吃飯呀。
    「嫂子,咱們就直說吧,那晚是我不對,我喝醉了,對不起嫂子喝了口酒,還是沒有什麼情緒變化。「對不起就完了?」
    !」
    我把我一張招行信用卡拿了出來,「這裡面有五萬,不夠我再給你,求你一定不要告訴別人,我知道錯了。」
    說實話,我真的快哭出來了,這事一旦捅出去,後果我都不敢想。
    「把你的卡拿回去,我不缺錢。」她把卡推給我,感覺嘴角好像翹了翹,
「你要能一口氣喝完這瓶酒,就表明你真的認錯了,這事我就不告訴別人。」
    不要說一瓶紅酒了,就是一瓶洗潔精,一瓶毒藥,只要我死不了,我也會毫不猶豫的喝掉。
    我看了看她,也沒說話,拿起酒瓶,一口氣喝完了。我想了想,這裡面是有問題的,遇到這種事情,她怎麼會那麼平靜,太反常。
但說實話,我當時思維趨於停頓,只想如何把這事捂住,實在考慮不了那麼全面。
    喝完後,我說:「嫂子,再次跟你說聲對不起,非常感謝你,沒有把這事告訴表哥。謝謝。」
    嫂子笑吟吟地說:「你喝醉了,也不能全怪你。這次叫你過來就是把這事說開,你不用太內疚了。」
    多次感謝後,我們又吃了點兒菜,聊了別的東西,這過程中,因為不再擔心事情暴露的危險,慢慢地,思維不那麼混沌了,開始覺得這整個過程有好幾個奇怪的地方,為什麼說這個簡單事情要叫我過來?為什麼她沒有表現出尷尬?
為什麼她會要我喝掉一大瓶地幹紅?
    慢慢地,我回憶起了她翹起地嘴角。不會是像小說裡那樣有意勾引我吧。
    這麼想著,感覺嫂子整個人都變得有一種媚地味道,怎麼大晚上地還畫著妝,塗著口紅?看著暗紅睡裙勾勒地曲線,腦袋裡浮現地是睡裙下的景象,又想起了那讓人銷魂的深喉,想到那麻酥酥的感覺,老二瞬間漲的難受。
    色字頭上一把刀啊,無論如何,不能有別的事情了,想著想著,頭有點兒暈。
那瓶酒的後勁上來了,得趕緊走了,不能在這裡了,想幹卻不能幹,那種痛苦狼友們應該都明白。
我起身道:「嫂子,不早了,我得走了。」
    「去哪裡?九點多了,回天津?」
  「不是,我已經訂了賓館,不在這裡睡了。」說著我起身往拿包往外走。
    嫂子也跟著起身,「定什麼賓館,咱家有客臥,大晚上的,又喝了酒,別去了。」
    說著走上來,拽了我胳膊一下,另一隻手順勢放在了我翹起的老二上,還捏了一下。
我轉過頭,看著她,她笑吟吟的手沒有拿下來。
    確定了她不是不小心碰到的之後,我說:「嫂子你這是……」
  「不想嫂子嗎?那晚的深喉爽嗎?想不想再來一次?」
    到這裡我全明白了,原來那晚嫂子並沒有醉到不能區分自己的老公和我,原來她那晚是有意假借醉酒引我上鉤,原來這次叫我來不是解決問題。
    但說實話,我不想這樣做,畢竟是嫂子,感覺有點兒彆扭。
我剛要開口說出自己的想法,嫂子卻推我到了她家客廳沙發上坐下,然後隔著褲子,咬了一下我翹起的老二,本來就漲的難受的老二開始隱隱發痛。
    嫂子跪在沙發前,在我的兩腿中間擡起頭來笑著看了我一眼。
    「你的這個確實比你表哥大,再來一次深喉怎麼樣?」
    我理智上想拒絕,但拒絕的話卻說不出來。
她解開了我的皮帶,脫下了褲子,老二暴露無遺。
    說實話,雖然我沒見過表哥的老二,但我對自己的很自信,多少公分我沒測過,但跟日本AV上的比起來,比絕大多數男優都大。
    嫂子低頭含了下去。
呼∼熱乎乎的嘴,和著粘滑的唾液。
我的天,去他媽的倫理道德,不幹白不幹,何況是送上門的。
    我向後一靠,閉上了眼睛。
閉上眼睛後,雞巴傳來的感覺更加清晰和強烈,清晰的感覺到嫂子的頭前後運動時,她嘴唇劃過冠狀溝時的感覺,含住雞巴時,舌頭上的粒狀突起在龜頭上摩擦的感覺。
    更讓我想不到的是,嫂子竟然還去舔我的蛋蛋,含在嘴裡,溫暖異常。
我閉眼享受了一會兒, 睜開眼睛一邊欣賞嫂子的淫蕩一邊問:「表哥滿足不了你嗎?為什麼要勾引我?」
    她吐出老二,擡頭看著我,「不為什麼,就是想。」
    這時我也完全放開了,反正事情已經發生了,而且她願意,管她呢。玩唄。
於是我也調戲起來她:「那晚你的技術不錯呀,深喉讓我爽的差點兒暈過去。」
    「你們男人都受不了這一套,我就知道。」 
  「你那晚可把我的精液都吞了,感覺怎麼樣?」
  「我閨密告訴我,吃那個美容養顏。」
    沒文化,哪有那功效,但我肯定不會告訴她這個事實,因為對於我來說,看著她吃我的精液,無疑在精神上是一種巨大的享受。
    想著這些,我有了射精的衝動。
我把手放在嫂子腦袋上,慢慢往下壓,嫂子也很配合的往下埋頭,龜頭磨擦著舌頭,進入一段後,到了緊窄的喉嚨入口,明顯感覺頓住了。
    我怕弄得她不舒服於是停了一下,嫂子發現我手不用力了,擡起頭看著我,下一刻她好像明白了我的意思,對我嫵媚的笑了笑,彎彎的眼睛,像是誘惑,又帶著鼓勵。
    我對她回以微笑,手上慢慢用力,感覺龜頭慢慢頂開喉管,慢慢的推進,然後一下,龜頭進去了,這種爽不單單是肉體上的,更多的是精神上的,你們說我變態也好,說我人渣也罷,我就是抵擋不了自己這麼漂亮的嫂子,跪在我兩腿間給我口交,還是我最渴望的深喉。
    在雞巴進到喉管後,我沒有瘋狂抽插,等了一會兒,揉了揉嫂子的頭,摸著她順滑的頭髮,這一刻,感覺她就是我的女人,這種感覺混雜著嫂子的稱謂,帶給我的是亂倫的極度快感。
我射精的感覺更加的強烈。
  「嫂子,我還要你吃我的精液。」
    嫂子的喉嚨收縮著,又擡起頭來看了看我,頭上下動了兩下,我實在忍不住了,自己的肉棒在那麼漂亮的塗著口紅的嫂子嘴裡,任誰也受不了。
於是我手上又動了起來,漸漸的加快了速度,下身也跟著有節奏的擡起落下,就在即將射精的前一刻,嫂子猛的把頭後仰,將老二吐了出來,
  「這次不要射喉嚨裡了,我想嘗嘗你的和你哥的味道有什麼差別。」
    我靠,騷貨,這時候管她射哪裡呢,別說射她嘴裡了,那時候讓我幹什麼我都會答應的。
  「騷貨,給你吃,快點。」一把拽過她來,塞進她嘴裡,
    看的出她口交經驗很豐富,這時候她使勁用嘴唇裹緊我的雞巴,我使勁挺動了兩下,一陣顫慄傳遍全身,太他媽的舒服了。
雞巴有規律的一抖一抖的,每抖一下,就射一下,每射一下,嫂子的秀眉就跟著皺一下,還帶著興奮的表情。
    我那時在想我哥可真娶了個好老婆。
等我停止了射精,嫂子含著雞巴,做了幾下吞咽的動作,然後吐出雞巴,還用舌頭舔了舔嘴唇
  「有點兒澀,比你哥的好吃。」然後低下頭又親了一下我老二,好像禮節性告別。
    經過這一通折騰,我完全放開了。剛想伸手去摸嫂子的胸,
    嫂子一下把我手擋開:「剛射完不休息一下,還想幹嘛,不怕精盡人亡?」
    比我大幾歲就隨便調戲我,這時候不能示弱呀。
    我說;「嫂子這麼性感誘人,幹你一晚上也沒問題。」
    嫂子站起來,靠了上來:「真的?」順勢叉開腿,坐在了我的大腿上。
    靠,內褲都沒穿,大腿上能清楚感覺到她下身的濕熱,感覺濕滑濕滑的,這番淫蕩的景象,讓我老二又有擡頭的感覺。
    她親了我一下耳朵,在耳邊說:「洗澡去,讓你幹我一晚上。」
    這女人絕對是性愛高手,舉手投足,一顰一笑都牽動著我欲望的神經。
  「今晚幹到你求饒為止!」邊說,邊伸手去摸她,誰知道她一個起身又躲了過去,然後回頭一笑拋了個媚眼,「等你!」
    我擦,還治不了你了,暗想:今晚有你求饒的時候。
我起身進了衛生間,舒舒服服的洗了個澡。
    洗完我圍上浴巾,出來看到嫂子一條腿的大腿上穿了條黑色蕾絲帶,上身一件寬鬆白色體恤剛好蓋住屁股,這種搭配不僅有情趣內衣讓人流鼻血的誘惑效果,更有一種清純女孩讓人想按在身下幹個夠的效果。
    嫂子上來就親我的嘴,剛一接觸,就感覺一個東西被她用舌頭頂送進了我嘴裡,我沒留神,竟然咽了下去。
  「什麼東西?」
  「你不是想幹我一晚上嗎?來吧!」原來是偉哥。
  「嫂子,不用偉哥,你就是偉哥,你的小妹妹就是偉哥。」抱起嫂子往客臥走,
  「不,去我的臥室,在你哥幹我的床上幹我。」
  「你太淫蕩了。」
  「喜歡嗎?」嫂子咯咯笑著說。
  「沒有男人不喜歡!」
    我把嫂子扔到了床上,雞巴在嫂子的挑逗下早就擡了起來,再加上偉哥的作用,雞巴早就漲的不行,二話不說,從背後直接一捅而入,順暢無比。
    不得不說,表哥的雞巴確實小,不然嫂子的妹妹不可能那麼緊窄。
中間抽插的過程就不說了,第一次射的時候我大聲的喊著嫂子,她不停的叫,感覺太瘋狂了。
    後來又幹了她五次,每次她都要射在嘴裡,要吃掉,但我有兩次沒忍住射在裡面了,她說沒事,安全期,而且吃了避孕藥。
    結束後她說還想玩肛交,靠,這個嫂子欲望不是一般的啊。
幹成這樣,還想肛交。我跟她說以後有的是機會,慢慢玩。
    我們一直折騰到早上,在床上抱著睡了一天,到傍晚才醒,醒了她又要去含我的雞巴,我實在不行了,雖然她很誘人,但我腰疼的不行,求她不要了,並答應她有機會一定滿足她肛交的欲望,她這才算完。
    晚上她也沒力氣做飯,我們倆也不願意出去吃,就叫了必勝客,吃飽了睡了一晚,今早我就回來了,趕緊把這後續給各位狼友分享一下。
    嫂子果然玩起來很過癮,我也沒試過後庭,下次恢復體力,找機會一定嘗試一下。


愛灣茶論壇 就是最愛台灣本土茶 歡迎老司機帶帶新手們 邀請他們來愛灣茶論壇品茶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發布主題 快速回復 返回列表 返回首頁

申請友鏈|在缐客服|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愛灣茶論壇|台灣最大最夯外送茶加賴立減500|ID:802406  

在线客服

GMT+8, 2019-3-25 16:04 , Processed in 0.066269 second(s), 5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