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灣茶論壇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歡迎光臨愛灣茶論壇!加賴6868768 LINE容易禁言加微信tw8221228
推女郎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查看: 1735|回復: 0

極品人妻之仕途通天

[複製鏈接]   [推薦給好友]

1122

主題

1395

帖子

6687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6687

最佳新人VIP6VIP1推廣達人宣傳達人VIP2VIP3優秀版主VIP4VIP5

發表於 2018-11-8 18:45:4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一)
  敲下最後一個字,我長吁一口氣,靠在椅子背上,舒服得伸了個懶腰,終於寫完了。
關於開發區近期的工作總結和下一步的規劃,我已經有了較完整的想法,把它們寫出來,交給市委作個報告,爭取得到進一步的支持。
  抬起頭看看窗外,天色已近黃昏。
老公王動大概開始開始胡思亂想了吧,我不由得笑了笑。
出了開發區管委會大樓,我快步走向心愛的座駕。
迎面兩個人擋住我的去路,我眉頭微微一皺,想要繞開他們。
  「你是開發區管理委員會的徐薇徐主任吧?」
  口氣卻充滿了肯定,「我們是省紀委第一調查室的,有些情況請你協助我們調查一下。」
  我心中一震,脫口道:「什麼情況?」
  一個三十左右的平頭男子道:「到了地方我們慢慢談,請!」
  「那我打個電話給家裡人。」我有些慌了,從沒想過這樣的陣勢。
  「不必了,我們會在適當的時候通知的你的家人的。」語氣不容置疑。
  沒有辦法,只好跟他們上了車。
一人開車,一人與我坐在車後。
車向城外駛去,一路向北。
我不斷強迫自己,冷靜冷靜,到底是為什麼?
我把近幾年的作為飛速梳理一邊,自問沒有什麼違反法紀的事。
漸漸得不那麼緊張了。
  車駛進一個小鎮,停在一個不起眼的招待所前。
兩個人夾著我進了房間,一個年約四十的幹練男子站起來,「徐主任來了,請坐!」
  一起進來的人連忙介紹:「這位是省紀委的楊瑞副書記。」
  我吃了一驚,我這個級別的幹部一般是由市一級的紀委來管,現在是省紀委的來人,而且一位副書記直接介入,這到底為什麼?
我坐在一個硬硬的小椅子上,不是很舒服,但我努力挺直身體,平視著他們。
  在我對面,紀委的人坐在寬大的桌子後面,打開記錄本,那個楊書記點點頭,「開始吧。」
    「姓名?」
    「徐薇。」
  「年齡?」
  「27」
  「職業?」
  「月海市經濟開發區管理委員會主任。」面對咄咄逼人的訊問,我不想對抗,一一如實回答。
    「呵呵,27歲的正處級幹部,做火箭上來的吧。」年輕的紀委幹部彭華岳語氣有點酸酸的。
    「我的職位是市裡委任的。」我不卑不亢的回答。
  「有人舉報你在開發區主持工作的三年裡,從代理主任到正式主任,利用手中的權利,大肆撈取個人好處。」
  「完全是子虛烏有的捏造,請出示證據。」我不示弱道。
  「我們已經完全掌握了證據,現在就要看你的交待了。」年紀大些的劉金道。
  我冷笑道:「既然你們有證據,直接處理我就行了,何必這麼麻煩?」
  彭華岳手指著我道:「你不要這麼囂張,不說出來,就別想出這個房間。」
  我緩和一下口氣:「請組織上慎重考慮對我的調查,我在開發區的成績是得到市委市政府多次表彰的,在省裡也有一定影響。如果一封沒有證據的誣告信,就對幹部進行審查,這樣合適嗎?」
  「說說你的車是怎麼回事,當了開發區主任一年就開上了百萬豪車?」我那輛奧迪Q7?
「那是市委市政府給我的獎勵,我主管開發區一年裡,工作有了很大進展,投資大幅增加,一年的稅收增加了三倍,這是市裡對我們開發區工作的肯定。」
  「不要吹噓你的成績,老實交待問題。」
  「這是事實,請組織上明察。」
  「還有你的房產,說說,到底有多少?」
  「只有一套,目前正在居住。是兩年前結婚的時候和丈夫一起湊錢買的,支付了不到三十萬的首付,現在每個月還在還貸款。」
  「嘿嘿,剛工作沒幾年,就有了三十萬?」
  「其中的二十萬是市裡發給我的獎金,是和前面說的車同時發的。」
  「你們市裡可真大方啊,一次就獎你一百多萬。」劉金嘲諷道。
  我挺直背脊,「那年市裡重獎了一批人,具體情況可以到市裡核實。」
  劉金道:「看來你是準備頑抗了,都說你上面有人,看來說對了。」
  彭華岳介面道:「就是,有人舉報你和郭正傑市長有不正當關係,你是他的情婦。就是憑這郭市長的關係,你才能年紀輕輕就當上正處。」
  我臉上變色,「我當開發區主任是憑我的能力,是市委考核的,而且成績大家都能看到,我們市的開發區,從難以為繼的一片荒地,到現在五百多家企業入住,其中有三十幾家世界級的公司。」
  我明白了,審查我的目的指向是郭市長。
難怪有省紀委出面了。
我該怎麼辦?
「不想交待沒關係,我們有的是時間,慢慢陪著你,看你能熬多久?」
  收繳了我的手機和隨身物品,把我一個人留在裡間,他們到外面的大房間休息。
過了一會兒,端進來一小杯水和一片麵包,這就是晚餐了。
我食不知味的吃下去,只能靠這些保持體力了。
王動在家怎麼樣了,一定擔心死了,希望他能照顧好自己,真想回家啊。
就這樣到了第五天,調查組沉不住氣了。
  「徐主任,日子太舒服了吧,今天可沒那麼容易過了。」劉金和彭華岳把我強行拉起來。
楊瑞書記坐在桌子後,桌面上放了一個盛滿水的大盆。
劉金和彭華岳抓住我的雙手,把我的胳膊擰到背後。
  「你們要幹什麼?放開我!」我掙扎著,卻無法掙脫。
  「嘿嘿,幫助你清醒一下,想想你的問題。」
  「不要。。。」話還沒說完,一股大力從後背把我壓倒水裡。
  冰冷的刺激,我猛地揚頭,卻被抓住頭髮,死死的按住。
胸腔憋得要爆炸,一口水嗆進喉嚨裡,頭髮一緊,被拉出水面。
  「咳,咳,咳。」我劇烈的咳嗽著,沒等喘一口氣,又被壓進了水裡。
  拉出來,又浸進去,反覆的折磨,我神志已經不清醒,只本能的大口大口喘氣,水從鼻子,嘴裡不斷冒出,打濕了襯衣的胸襟。
  「好了,差不多了,把徐主任綁到椅子上吧。」
  完全沒有力氣反抗,任由他們把我架到椅子上,上身直挺挺的綁在椅子背上,雙腿併攏,在膝蓋和腳腕上用繩子捆緊,平伸架在另一個椅子上。
雙臂在身後併攏,肘部和手腕用繩子捆緊,向上抬起,與地面平行。
我的身體從側面呈現Z字形。
胸前的襯衣被打濕了,貼在肌膚上,飽滿滾圓的胸部幾乎完全暴露出來,我低垂著頭,能感覺到幾道火辣辣的目光。
  「好了,我們走吧,讓徐主任好好安靜一下。」
  楊書記發話了,劉金和彭華岳出去了,他自己卻停出了身形。
頭還有些昏沉,水滴順著髮梢掉下,猛然間,胸部一緊,被人攥在手裡。
我無力地發出呻吟,手鬆了,聽見一聲歎息,然後出門的聲音傳來。
好冷啊,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反綁的雙臂由疼變麻,到失去知覺,只剩下徹骨的寒冷。
  「徐薇,徐薇!」焦急的呼喚,是幻聽嗎?
    「砰!」門撞開了,「徐薇!你真得在這裡!」
  溫暖的身體緊緊地抱著我,「王動,是你嗎?真的是你嗎?」
  「是我,是我!我來接你回家。」再也堅持不住了,我頭一歪,昏了過去。
  。。。
  家裡,午後。我從床上起來,舒展下身體,自由無拘束的感覺真好。
  「你怎麼起來了?快躺下!」王動端了碗燕窩湯過來,「趁熱喝了,補補身子。」
  我撒嬌道:「都躺一天了,讓我起來一會兒嘛。」
  「受了那麼大的罪,還不好好修養。」王動愛憐的責備道。
  我喝了湯,順從的坐回床上,「放心吧,你老婆沒那麼嬌氣,瞧,我現在不是好好的?」
我站起來,做了幾個伸展動作,原地轉了個圈。
王動的眼睛有點發直,「剛好了點就勾引老公,你這副樣子,要是被那些紀委的人看見,非強暴你不可,哦,是輪姦。」
  「嘻嘻,他們有賊心沒賊膽,不像你。」我繼續挑逗他。
  「還說呢,那個什麼書記不是抓你的奶子了嗎?」我臉一紅,
「是啊,太壞了,還書記呢,趁人之危,下流。」
  「不過話說回來,本來奶子就大,還挺得那麼高,誰受得了?」
  「哎,我是被綁成那樣子得好不好,又不是故意的。再說了,我胸脯挺得高,就可以隨便捏嗎?」
  「那當然,」
  王動理直氣壯地說:「要不是心疼你,我也想好好玩玩你那對大寶貝,再給你鬆綁。」
  我雙臂摟住他的脖子,飽滿的胸部在他臉上亂蹭,「知道你心疼我,現在補償你。」
  他的雙手攀上來,握住我的雙乳,揉搓起來。
我把手臂背到身後,相互絞緊,迫使胸部更加高挺。
王動把玩了一會兒,摟住我的腰,「那天真把你綁起來,好好玩玩。以前有人說綁起來的女人好看,還有點不信。現在知道了,像你這樣奶大,腰細,屁股翹,腿長的女人,用繩子綁起來,還真有一番獨特的美感。」
  我順勢坐在他腿上,作勢在他腰上掐一下,「變態!」
  王動笑嘻嘻道:「說真的,這次多虧了郭市長,要不是他做了好多工作,你不會那麼快放出來,他還通知我去接你。」
  我點點頭道:「這次調查,也許根郭市長有關。」
  「哦,他給你發短信了,要見見你。」王動遞給我手機。
  「我也想見他,有些情況要跟他匯報一下。」我跳下床。
  「好吧,你們官場的事,我幫不上忙。讓他幫你查查,是誰在背後害你。」
  我有些吞吐道:「可能,可能我晚上不回來了。」
  王動大度的笑笑:「我沒那麼小氣,這麼漂亮能幹的老婆,我一個人可消受不起。」我有些慚愧,輕輕撥著王動。
  「傻瓜,你們的事你早告訴過我了,我從沒放在心上。你那時只是開發區小小副科級辦事員,郭市長賞識你的才幹,提拔你做代理主任,你才有了施展才華的舞台。」
  是啊,那時候開發區人心渙散,無所作為,主任長期拖病在家,開發區面臨關閉的危機。
恰逢市領導來考察,我鼓起勇氣,提交了一份報告,關於開發區的發展方向和具體操作方法。
在我為自己大膽的越級行為忐忑的時候,郭市長看到了這份報告,大為欣賞,單獨約見我談話。
後來我的想法得到了實施,市裡委任我代理主任的工作。
一年後,開發區大為變樣,為數不少的企業入住,我也順利成長的轉正作了主任。
郭市長不掩飾對我的欣賞,我也感激他的提拔。漸漸地,我們發展了超乎上下級的關係。
  我有些歉然的對王動說:「知道你理解我,可是我還是感覺對不起你。」
  「快別說這個,結婚前我就告訴你,不要因為我而改變自己。你這樣的女人,不可能只屬於一個男人。如果我那麼做,老天都不會放過我,說不定要折我的陽壽。」
  「胡說!」我駁道。
  「你看歷史上的武則天,埃及艷後,不都有很多面首,相好。」王動繼續他的謬論。
  「我又不是武則天。」我不由好笑道。
  「我是打個比方,你漂亮,能幹,一定能做出大事業。」
  我受不了了:「好了,把你老婆都吹上天了。我要走了,你說我穿什麼衣服?」
趕快轉移他的興趣,不然沒完。
  「你穿什麼都好看!」我白他一眼,「給點兒專業意見。」
  「你們在私密地方會面,不要穿那些平時的職業裝了,郭市長見得多了。不如那件白色連身裙,淡雅一點,剛受了磨難嘛,加點同情分。」
  「我才不要同情呢!」還是依言傳上了那件白色連身裙。
  站在落地穿衣鏡前,我左右轉身,鏡中一個年輕靚麗的女子,身材高挑挺拔,雪白的連身裙包裹著飽滿渾圓的一對碩乳,一條兩寸寬的腰帶收住纖細的腰肢,膝蓋上方的裙擺著蓋住豐潤圓翹的美臀,修長筆直的雙腿穿著肉色絲襪,腳下一雙黑色高跟鞋更襯托著女子的自信。
  「好美!」王動在我背後欣賞者,輕輕環抱我的腰,雙手按在胸脯上,慢慢揉著。良久,手離開我的胸部。我紅著臉,輕吻他一下:「再見,老公!」。
  。。。
  郊外風景區裡,一座別墅是郭市長的隱秘據點,我們經常在這裡幽會。
  「小薇,讓我看看你。」一見我,郭市長掩飾不住他的憐惜。
  「我這不是好好的嗎?」我展開雙臂,轉個圈,「沒少塊肉吧。」
  「讓我檢查一下。」郭市長攬過我的腰,在我腰背上撫摸。
突然攔腰將我抱起,放到柔軟的大床上。雙手在我胸前揉搓。
  「慢點兒,衣服都揉壞了。」
  「嘿嘿,再買新的。」郭市長手不停息,一隻手滑道我兩腿之間,按住敏感的陰部。
  「啊,啊!」我忍不住呻吟。
  「回家一天多,王動沒干你啊!」
  「沒有,他心疼我,讓我休息。」
  「做愛就是最好的休息。」脫光我的衣裙,郭市長趴在我身上。
我引導著,讓他進入我的身體。
    「啊!嗯!」我八爪魚般抱著他的身體。
郭市長雖已年近五十,保養得很好,經常鍛煉,身體像三十幾歲的年輕人。
事畢,我扶著郭市長慢慢躺在床上,自己側靠在他身邊,飽滿圓潤的乳房壓在他身上。
  郭市長隨意地玩弄著我的乳頭,柔聲道:「小薇,你受委屈了。」
  我心中升起一股暖意:「我不要緊。市長,你要注意了,可能有人針對你。」
  郭市長「哼」一聲坐起來,「我知道。他們是要對付我,拿你開刀。」
  我一驚道:「是誰啊?」
  郭市長看我一眼:「在這月海市誰有資格跟我作對?」
  「難道是市委陶書記?」我倒吸一口冷氣。
  「他在月海經營了幾十年,我是外地調來的幹部。他看我這些年幹得好,有把他架空的勢頭。他的影響減小,周圍的利益集團受損失,所以,對付我,是他們一直在籌畫的事。這次舉報你的事,我已經查清了,是朱老八干的。」
  「朱老八?」我知道這個人,在月海市很有影響,產業涉及地產,餐飲,港口,運輸。
  「他是陶書記的金主,他的生意就是靠陶書記的庇護,才越做越大。」
  我點點頭:「去年他下面一個房地產開發公司看中開發區一塊地,我沒有批給他們,不符合政策。難道他們借此報復。」
  「哼!他們動我的心肝,我就斷他的手足。」好霸道的上位者氣勢,我心裡微微一顫。
從後面抱住過市長的赤裸的上身,光潔飽滿的雙乳貼在他背上。
  郭市長很享受這種感覺,拉著我的手道:「小薇,你放心,我決不會讓你白受苦,一定讓你出了這口氣。」
  我憂心到:「還是算了吧,我也沒有什麼損失。他們的勢力很大的。」
  「再有錢的人在權勢面前,也只能搖首乞憐。像他們一樣,我不會直接對陶書記動手,但他的這些爪牙,我要給他修理修理。」
  「還是不要了,我都出來了,晾他們也玩不出什麼風浪了。」我還是擔心。
  郭市長朝我笑笑:「你知道為什麼有驚無險的過關嗎?」
  「還不是你市長大人的能量大。」我打趣道。
  「你遇到貴人了。」
  「誰?」我好奇地問。
  郭市長神秘一笑:「楊瑞!」
  「他?!」
  「楊瑞的父母是高級幹部,動亂的時候被迫害。楊瑞寄養在親戚家裡,和我是光屁股時候的小夥伴。沒人知道我們的關係,這也是我在官場的秘密武器。你被抓走的消息使他告訴我的。當時陶書記通過省裡的高層關係,拿你作突破口,希望找到不利我的證據。楊瑞看出這個陰謀,不動聲色,將調查組的領導權抓在手裡。」
  「原來這樣!我們身正不怕影子歪,他們總不能捏造罪證吧。」
  「你還是太幼稚啊!被審查的罪誰受得了,大部分人都會頂不住壓力,胡亂招供。而且省裡有人不斷給調查組施壓,要他們對你使用重刑,把你屈打成招。是楊瑞頂住了他們,沒讓他們得逞。」
  「那他最後還是折磨了我。」我還是有些不滿。
  「那是最後,他知道大局已定,我已經安全過關,做做樣子給別人看的。」
  「那也不用抓我的乳房吧?」
  郭市長一愣,哈哈笑道:「這個楊瑞。你知道嗎?他可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栽到你手裡啦。他對你念念不忘,想要見你,通過我問問你的意見。」
  「見面?那不是再給他機會凌辱我?」
  「別這麼說,你還是應該感謝人家。不然,你現在還在裡面被人家拷打輪姦呢。」
  我低頭想了會兒,「好吧!但我得問問王動的意見。他不同意,我就不去。」
  「噢,我忘了你是結婚的了。哎,我們當年的事,險些被人傳出去,幸好你找了個人結婚,流言才終止。」
  我正色道:「我可不是為了掩人耳目才跟王動結婚的。你知道的,我們是高中同學,那時候王動的作文好,經常被老師拿來念,我那時候就崇拜他,偷偷得想過,將來就要嫁給他。後來上大學,我們在不同的城市,漸漸的失去了聯繫,直到前年通過同學才找到他。」
  「那他知道我和你的關係?」
  「我告訴他了,我不會像他隱瞞任何事,要他接受一個完整真實的我。」
  「那他是看中你的官位了。」
  我有些鄙夷道:「才不是呢!王動不是那種人。他根本不在乎錢權這些東西,但他也不矯情。他心裡一直有我。」
  郭市長有些不解了:「他明知我跟你有一腿,還願意娶你?」
  我羞道:「他說了,他怕一個人獨佔我會折壽。」
  郭市長一呆,哈哈笑道:「這個王動,有點兒意思。那好吧,你回去跟他說明一下情況,我希望你去見見楊瑞,我們在官場裡,結識這樣一個人物,等於上個保險啊。」
  「嗯!」我若有所思的應著。
  。。。
  家裡。
「情況就是這樣了。」王動表情嚴肅地坐在我面前。
  「我同意郭市長的看法,這次要不是楊書記的暗中保護,你要受大罪了。從這一點上,結識一個省紀委的書記,好處是顯而易見的。」
  「那你同意我去了?我可能會被,會被。。。」我有些不好意思說出口。
  「你是說他會佔有你,要有這個心理準備。我理解和尊重你在仕途上的追求,無條件支持你。但這次把我嚇壞了,又幫不上一點忙。不如我們趁這次機會,攀上省紀委書記這棵大樹,乾脆主動些。去回復郭市長吧,你願意見楊瑞。」
  我心裡暖暖的,親他一下。
打完電話,我回頭對王動說:「定下來了,星期五,就是明天晚上。對不起,我不能陪你度週末了。」
  「沒關係,正事要緊。現在你不是可以陪我嗎?」
  我對他媚笑一下,「我去洗個澡,等我。」
  「不用了,今天的主題是絲襪美腿。」一把擁我入懷,一隻手不安分撫摸我的大腿和臀部,另一隻手按住我的左乳。
心中的情慾迅速點燃,我變為主動,跪下身,幫王動脫掉褲子,雙手輕柔的上下擼動他的分身。
等它變硬變大,含在嘴裡,靈巧的舌頭轉著圈挑動。
快到臨界點了,王動抓著我的雙手猛地用勁,嘴裡發出「嘶,嘶」的聲音,就想抽出來。
我抱緊他的腰,不讓他出去。片刻,一陣猛烈的顫動,大量粘稠的液體噴進我嘴裡。
  「你不是一直不讓我射到你嘴裡嗎?」事畢,王動有些虛弱地問。
  我舔舔嘴唇,慢慢的嚥下去,以前覺得難以忍受的腥味好像也沒那麼可怕了,「嘻嘻,老公給的都是好東西。」
  王動在我翹屁股上輕拍一下。
(二)
  星期五下午,家裡。
  我站在落地鏡子前,左照右照:「老公,我這樣行嗎?」
  「怎麼不行?」王動不滿道,「我給你設計的造型,保證把那個楊書記放到。」
  「有點太緊了!」我扭了扭腰肢,胸部緊繃繃的。
  「這可是高檔襯衣,保證貼身。俗話說得好,不怕波霸露低胸,就怕波霸穿襯衫。像你這樣的大胸脯,穿這緊繃繃的襯衫,那效果是驚心動魄的。」
  「楊書記可是不近女色,要是不喜歡這樣子,反而不好。」
  「切,不近女色還捏你的胸脯。那是不近一般的女色。你這是貨真價實的極品豪乳,我再給你穿上深色包臀短裙,把襯衫下襬放進去。長筒黑絲襪,漆皮高跟鞋,他要還能繃得住就不是男人。」
  「我怎麼覺得這造型像妓女似的。」
  「關鍵要看氣質,你是那麼大的開發區主任,流露出知性自信,和爆乳性感的造型結合一起,絕對秒殺。而且,我覺得這個楊書記是看上你了,尤其是那大對大胸脯,他最後下手,估計是忍不住了,要不然,他也不會找郭市長開口要你,他知道你和郭市長的關係。」
  我點點頭,「那好。我走了,再見,親愛的。」
  ……
  吻別王動之後,開著我的心愛座騎Q7,黃昏時分,到了楊瑞書記指定的一傢俬人會所,看來是他信得過的朋友開的。
  「徐主任,來了!」楊瑞很有風度跟我握手,眼睛卻在我緊繃的高聳胸部停留。
  「楊書記,多虧你的照顧,我才能僥倖逃過一難啊。」進到裡間,我開門見山,不繞圈子。
  楊書記盯著我看了一會兒,「你是老郭德得力下屬嘛,早聽他誇過你了,一直有些不以為然,認為你就長得漂亮,身材好,把他迷住了。這次事情,才讓我真正認識你啊。」
  「怎麼樣?」我有些緊張在領導要裡的看法。
  「有氣勢,很冷靜,敢於鬥爭,不怕受苦。」
  我有些不好意思,「要不是楊書記暗中保護,我怕我真挺不下來。」
  楊瑞道:「你的表現很好,為老郭背後活動贏得了寶貴的時間。雖然前幾天沒有拷打你,但那種被隔離的絕望感覺很多人就受不了了。更別說後來把你浸水,又長時間捆綁的痛苦了。」
  「說實話,那個時候我豁出去了,反正我沒幹什麼違心違法的事,打死我我也不亂說,決不牽連其他無辜的人。」
  楊書記讚許的笑笑,「看不出啊,想你這麼漂亮的女同志,還很硬氣。隨著調查材料越來越多地送到我手裡,發現你這個女同志不簡單哪。有能力,把開發區搞得有聲有色不說,政治素質和思想品質也很高嘛。」
  我抿嘴笑道:「楊書記是大領導才有水平呢!」
  楊瑞也哈哈一笑,「習慣了,說著說著就帶出來官腔。徐主任,你是這麼大一個開發區的一把手,在很多人看來是大有油水可撈的。可我們的調查發現,你沒有一點經濟上的問題,相反,個人生活還是比較樸素的。」
  「我和王動的工資加起來了不少,足夠了。比起好多來開發區打工的人,我們的生活好多了。心裡沒有虧心事,不怕鬼敲門,不然,被你們審訊的時候,還不嚇死了。」
  「好你個小徐主任,這是拐著彎說我是鬼。」楊瑞開著玩笑,氣氛輕鬆了些。
「調查組唯一的突破口就是你的車和房子。」
  我嘆口氣,「當時市裡獎勵我一輛車和二十萬現金,那時年輕氣盛,認為做出了成績,得到獎勵是理所當然的,車子又是我最喜歡的一款,就接收下來,後來就覺得不妥。之後兩年每年市裡都有獎勵,我都推掉了。我和王動結婚的時候,就用那筆獎金和我們倆的積蓄,付了首付,買了我們現在的那套房子。」
  「調查還發現,那輛車是獎勵給你個人的,但是你都用來公務,把原來開發區的車給了別的同志。不僅如此,車的保養維修都是你個人的負擔的,那可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車在我名下,當然由我負責。」這有什麼可奇怪的。
  「有一次你們下鄉工作,路上出了小事故,修車花了一萬多塊錢,都是你個人出的。聽說那兩個月你過得比較清苦。」
  是有這麼回事,記得有一天我買了一條魚,回家做給王動,把他饞得口水直流,那兩個月沒什麼油水,把他憋壞了。
等我收拾完廚房坐下吃飯,才發現大塊的魚肉剔好了刺,放在我碗裡。
想到這裡,我微微一笑,心裡暖暖的。
  楊瑞搓搓大手道:「徐主任,我在這裡向你倒個歉。最後折磨你的那一出,是我的決定。」
  我微笑道:「我理解,是讓我們在暗處的對手看的。」
  「有這個意思,也不全是。」
楊書記頓了頓道:「我也想看看你在真正的磨難來臨的表現。結果,我倒控制不住自己了,摸了你的胸部,請你不要介意。」
  我臉紅了,「楊書記,」
  「好了!」
他打斷我,「不要叫我什麼書記了,就叫我楊瑞,我也不叫你徐主任了,小徐好嗎?」
  「楊書記,不,那我叫你瑞哥吧。」
  「好好好,好啊。」楊書記高興道。
「小薇,不要因為我摸了你的胸脯,就把我認為是輕薄好色之徒,這是我第一次啊。」
  「瑞哥,你是紀委書記,調查中經常遇到年輕漂亮的女幹部,都沒有動心嗎?」我抱著他的手臂,飽滿高挺的碩乳隔著襯衫緊緊貼著他的身側。
  「咳咳,沒有。我這個人還是比較自律的,從來沒有跟別人發生過不正當關系。跟你卻——唉!小薇,我有個請求,實在不好意思說出口啊!」
  「什麼?說吧。」既然來了,我也沒什麼好怕得啦。
  「我,我想把你捆起來。」楊書記不敢看我的眼睛。
  我一怔,「為什麼?」
  「你不知道,你那天被綁在椅子上的樣子實在太美了,筆直的長腿伸在前面,上身挺直,一對大胸脯要爆裂出來似的,而且,在浸水的時候,胸前的衣服都濕了,透明的貼在肌膚上,清楚地看見枚紅色胸罩包裹的乳房形狀。我就是這樣才忍不住捏一下的。你今天穿的襯衫,讓我忍不住在想把你緊緊捆綁起來的樣子。」
  我睜大眼睛,好一會兒才說:「那有什麼好看的,狼狽死了。」
看來王動說對了,他真是看上我的胸部了。
  「不對!你的表情像落入敵手的女英雄,堅貞不屈,讓人著迷。只有你這樣的身材,才能被綁起來好看;只有你這樣的氣質,才能做英勇不屈的女英雄。缺一不可,十分難得。」
  我笑了:「既然承蒙書記大人這麼誇獎,小女子也沒什麼矯情了。綁就綁吧。」
  楊瑞書記興奮得著搓手,「太好了!你等一下,我去拿繩子。」原來早就准備好了。
  我正哭笑不得,楊瑞又回來,有些難為情道:「小薇,能不能把文胸摘了,直接穿襯衫就可以了。」
不等我回答,轉身進了裡屋。
  我躑躅下,到衛生間脫下胸罩,重新扣好襯衫。
  出來時,楊瑞手裡拿了一卷繩子等著我。
看著我的胸脯,眼睛發出光來。
  「小薇,把胳膊背到後面,我要綁了。」
  我雙臂背在身後,肘部被抓在一起,繩子捆緊,垂到下面,又把手腕綁在一起。
  「這是一種最簡單的綁法,怎麼樣?緊不緊?」
  我試著動一下,「還可以,肯定掙不開了。」
  「好,除了雙臂被固定,還有什麼其它感覺?」
  順著他的目光,「啊!」胸部頂的更高聳了,襯衫快包不住了。
我羞紅了臉。
  「俗話說得好,摸人乳房,手有餘香。自從摸了一下徐主任的乳房,那種感覺至今難忘。徐主任的乳房不僅外觀碩大完美,彈力更是驚人,手感極好。」他稱我的官銜,讓我感到幾分難堪,羞辱,還有一絲絲興奮。
  「徐主任,我可以揉你的胸脯嗎?」楊瑞徵求我的意見。
  「都被你綁成這樣了,我能說不嗎?」
  楊瑞搖搖頭,「我不會勉強你,雖然我心裡極想撫摸你的乳房,但你要是不願意,我就竭力忍住。」
  現在還說這樣的話,這個楊書記真是的。我忍不住心裡腹誹。
「請書記大人為小女子揉揉胸部,不勝榮幸。」
  「呵呵!那我就不客氣了。你可不是小女子,大得很啊。」雙手按在我高聳飽滿的胸乳上,輕輕揉動。
  「真是世間無雙的體驗啊!」楊書記感嘆道。
  他的手法輕徐緩急,揉得我很舒服,體內不由升起一股暖流,突然,乳尖傳來又麻又癢的感覺,我不經輕輕哼了出聲。
  「怎麼樣?舒服嗎?瞧你的奶頭都硬了。」我低頭一看,果然,兩個圓圓的凸起頂著緊繃的襯衣。
  他捏了捏我的乳頭,「走,我帶你出去散散步。」
  我吃了一驚,「就這樣出去?」
  楊瑞上下看了我一下,「當然不是。」又拿出繩子在我身體纏繞,胸部上下勒緊,一對豪乳幾乎爆裂而出。
  「好了,現在我們出去!」他推著我的胳膊。
  「不,不,別人要看見了。」我拚命退後,但被緊緊反剪的雙臂和身體毫無辦法。
  「別擔心,不會人有人看見的。這是我信得過的朋友的產業,後山的景色很美,陪你去看看。」
  走在林間小路上,我戰戰兢兢,到處張望,生怕有人出現。
手臂被反綁在背後,有點不好平衡,高跟鞋才在碎石路上,一崴一崴的,幾次險些摔倒。
  楊瑞攙著我的手臂,乘勢壓著我勁爆漲鼓的胸乳。
  好不容易,走到了山頂。
  我長出一口氣,清涼的微風吹來,眼望去,滿眼綠色的山峰起伏有致,籠罩在即將落日的餘輝下,果然一幅美景。
  楊銳從身後環抱著我,手按在乳房上,隔著輕薄的襯衫揉捏,不時用手指捉住嬌小的乳頭玩弄,我嬌喘吁吁,高蹺圓潤的屁股來回摩擦他的小腹部。
  好一會兒,我們都氣喘吁吁的坐下來,慢慢平靜下來,隨意地聊著。
  暮色漸濃,涼意漸生,我們卻談的興起,政治,經濟,文化,發展,很多相同的看法,我敬佩地說:「楊書記,想不到除了紀檢工作外,您還懂得這麼多東西!」
  楊書記謙虛道:「不學習不行啊,你年紀輕輕,看問題卻很深入,難得很多好的想法,大有前途啊!」
  楊瑞看看表:「不早了,下山吧!繩子綁得太久了,我給你解開。」
  我站起來,扭扭身體,「沒事,我還撐得住。下山吧。」說完,往山下走去。
  楊瑞跟在後面,笑道:「你看我像不像在押送被俘的女英雄啊。」
  我回頭俏皮一笑:「我可不敢在您面前當女英雄,最多是被您抓獲的女犯人。」
  「呵呵,這麼漂亮的女犯人,回去要親自審問。」
  「書記大人親審,犯女怎敢不從,只求從輕發落。」
  「前面女犯,屁股扭得如此風騷,故意勾引本官不成?」楊瑞裝模作樣道。
  「犯女繩索加身,雙臂反剪,走路實在吃力,請大人見諒。」我配合演戲道。
  我們同時笑了起來。
  回到住所,楊瑞給我解開綁繩,輕柔的按摩我發麻的臂膀,心疼道:「小薇,你受苦了。」
  「沒事。」我輕鬆道,心裡微微感動,楊書記還關心我的感受。
  「那我們……」楊瑞說的時候,有點兒心虛。
  「那我們幹什麼呀?」我咯咯笑道,看著他的窘態,這個楊書記還真是新手。
既然他不是老練油滑的風月老手,那這個引導的責任就落到我身上。
  環視一下這個近百平米的寬大臥室,兩面鏡牆直到天花板,一個復古風格的超級大床,粗大的實木框架在大床上方,在頂上的也是一塊巨大完整的鏡子,躺在床上,抬眼就可以看見自己的模樣。
  真是想得周到啊,這樣的設計絕對激起人們心理的慾望。
  「小薇,我想給你戴上道具。」楊書記忐忑的徵求我的意見。
  「犯女戴罪之身,全憑大人處置。」大床木框上垂下兩條鐵鍊,末端各連著一個皮銬。
  我跪在床上,雙手高舉,被鎖在手腕上的皮銬吊在頭上。
  「請為小女子寬衣,侍奉大人。」我將胸挺起,美目流波,媚態百生。
  一粒一粒解開我襯衣的紐扣,精美絕倫的胴體漸漸暴露出來,楊瑞鼻息沉重,眼中射出貪婪的慾火,直盯著我胸前那對渾圓勁爆的雪白乳球。
  在他火辣目光的注視下,我羞意大起,下腹一股熱流慢慢湧動。
  兩隻大手按住我的乳房,輕輕撫摸,手指輕跳的捉住我的乳頭,捏擠挑動。
  鼻息中發出微不可聞的呻吟,我緩慢而有韻律的扭動腰肢。
  他低下頭,有些冰涼的嘴唇覆蓋在我的乳頭上,粗糙的舌尖摩擦敏感的乳頭表面。
  呃!我仰起頭,帶起如雲的靚麗秀髮在空中劃過美妙的弧線,飄灑在腦後。
  他騰出手,慢慢滑下我的腰腹,落在隱秘的花園地帶。
手指隔著薄薄的內褲,撫摸我的外陰。
  窄窄的褲頭底部被撥到一邊,手指侵入了花徑深處。
撥動幾下,花瓣綻開,一顆晶瑩剔透的鮮豔花蕊探出頭來,手指輕輕捏住這小小的凸起,我渾身如遭電擊,不受控制的顫抖。
  嗯!啊!我呻吟著,扭動的更加劇烈,被高高吊起來的手臂用力拉扯鐵鏈。
  他解開褲子,亮出早已怒漲的傢伙,噗哧,插入我早已氾濫的陰道。
  事後,他把我從皮銬裡解下,摟著我躺在床上。
  「從來沒有享受多這樣美妙的做愛,謝謝你,小薇。」
  我溫柔的按摩他的小腹,男人發洩以後,都會虛弱,適當的按摩有助於他們快速的恢復。
王動最喜歡我給他做根部按摩,每次都享受的不行。
楊書記雖然身體保養得很好,但畢竟是四十多快五十的人了,不能長時間的放縱。
  在我媲美專業按摩師的技法下,楊書記帶著滿足的神情,酣酣睡去。
               ********
  家裡。
  「我們就這樣這樣了。」
我一五一十得把會面的經過描述給王動,「楊書記人挺好的。」
  王動點頭道:「嗯!他把你捆起來奸了,真沒想到。」
  我有點臉紅道:「不算奸吧,我也願意的,你也同意的。」
  王動道:「通姦也是奸嘛,我沒有貶義,只是個表達方式。你被捆起來的樣子很好看,不是那種嬌弱的,可憐兮兮的,而是英勇高貴,就是楊書記說的女英雄。引以為傲的一對巨碩美乳,被繩子緊緊捆綁,而你依然英姿逼人,毫不畏懼。這樣的畫面,很多男人無法抗拒啊。」
  我緊貼著他的身體,仰著臉問道:「那你想綁著我嗎?」
  王動眉頭微皺道:「我雖然喜歡你捆綁的樣子,真要動手幫你,還有點舍不得。讓我到網上多看看,學習一下,再來綁你。」
  我不滿道:「切,又上網看那些亂七八糟的,他們有你老婆好看嗎?」
  王動撫摸我的腰,「要把你的照片放往上,絕對秒殺所有人。」
  我轉嘖為喜:「就會說好聽的。」


「徐薇啊,我弟弟下個星期來咱們家住。他研究生畢業了,在省城找了工作,還有一段時間去報到,我讓他來跟我們一段時間。」
  「好啊,」我高興道,
「王歡好久沒見了,自從我們結了婚,他都沒回來過。這回我好好招待他。對了,他那個校花女神,追上了嗎?」
  「咳,我這個弟弟,就知道讀書,明明校花對他有好感,他跟個木頭似的,連拉手都不敢。你好好教育他。」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
                ******
  開發區工作忙了一天,終於下班了。
趕快回家,路上去超市買了些新鮮的海味和蔬菜,回家做飯,歡迎小叔子。
  剛進門,就聽見兩人在聊天。
  「你知道我衝進去看見什麼了嗎?」
  一個年輕人緊張問道:「看見嫂子了嗎?」
  「你嫂子被捆緊了雙手,高高吊在房樑上,高跟鞋尖勉強踩在地面上。你嫂子的胸部大,你是知道的,被這麼一吊,襯衫都快要撐爆了。兩個打手捏住你嫂子的奶子,凶神惡煞的吼道,招不招?你嫂子毫不畏懼,神色輕蔑,一字一頓道,不~知~道!」
  我笑著打斷他:「太過了啊,你這是寫小說呢。」
  年輕人忙站起來:「嫂子回來了!」
  我忙招呼打:「王歡,你坐。別聽你哥瞎說,那是什麼打手,人家是省紀委的幹部。」
  王歡問道:「嫂子,你真得被雙規了嗎?」
  我笑道:「沒有。省紀委的同志找我調查些事情,查清楚了,就沒事了。」
  「那他們給你上刑了嗎?」
  我淡淡道:「是使了些手段,他們都是國家幹部,有分寸的。」
我感受到王歡語氣中的關切,對他感激地笑笑。
  「好了,你們哥倆兒聊吧,我給你們做飯去。」我換下職業套裝,穿上一件緊身淺黃薄毛衣,圍上圍裙。
  「徐薇,我幫你系圍裙。」王動搶過來,幫我在後腰把圍裙系好,不放我走,揉搓我的乳房。
  我大窘,臉紅道:「快放開,王歡看著呢。」
  「我就是讓他看看,應該怎麼對心愛的女人。」
  我掙脫不開,被他揉了好一會兒,王歡目瞪口呆的看著我們。
  好容易擺脫他,我衝進廚房,心跳得好快,臉發燙。
這個傢伙,居然當著弟弟的面對我動手動腳。
  靜下心來,作了幾個拿手好菜。
  吃飯的時候,王東兄弟倆人讚不絕口,幾個菜一掃而光。
我有些小小的得意。
  洗完的時候,王動跑到廚房,嚴肅地對我說:「徐薇,你幫幫我弟。」
  「怎麼幫?」
  「他,他沒碰過女人,心裡有障礙,不敢去追心愛的女孩子,將來他會後悔的。」
  「我當然想幫他,可我也不能把人家女孩子往他懷裡送啊?」
  「我是說你!」王動盯著我的眼睛,
「你們兩個是我這世上最親的人,我希望我們都快樂幸福。」
  我吃了一驚,「這樣……」
  「答應我,徐薇。」他用力握著我的胳膊。
  「好吧,我試試。」我不得不應允道。
  「好!你出馬,一定成功,再說你也不吃虧,我弟弟還是個處男。」
  「去你的!」我作勢要鎚他。
  他嬉笑著跑開,大聲道:「我出去有事,徐薇,你和王歡好好聊聊。」說完,關門走了。
  我洗完碗,定了定神,出到客廳,坐到王歡身邊。
  王歡見我坐得近,身子欠了欠,就要往旁邊挪。
  我拉住他的手,笑道:「王歡,這麼大人了還害羞,怎麼追女孩子呢?」
  王歡不好意思摸摸鼻子:「不知怎麼的,就是緊張。」
  「你的校花女神,跟她親熱過嗎?」
  「沒有!只碰過一次手,嚇得我夠嗆,怕她生氣。」
  我嘆口氣道:「你要在這樣,你的女神可要飛跑了。」
  他頓時急道:「那這麼辦呢?我很喜歡她!」
  「從你以前的描述來看,那個女孩對你也是有意思的。好女孩要抓緊,要是被別人追跑了,會後悔的。」
  「可是不知道怎麼做,越是面對她,越是緊張,詞不達意,手足無措。」
  「我現在拉著你的手,緊張嗎?」我問他。
  王歡不敢看我的眼睛,低聲回答:「嗯。」
  我慢慢拉著他的手,放到我的胸脯上。
  「啊!」王歡的身體頓時僵硬起來。
  「放鬆,別緊張。感覺怎麼樣?」我柔聲問道。
  「我,我,」他支吾著說不出來。
  我把他的手指一根一根打開,整個手掌覆蓋我的乳房。
「舒服嗎?」
  「嗯,好舒服!」他的臉通紅。
  「舒服就多放一會兒,幫我揉一下,我也很舒服呢!」我鼓勵道。
  眼睛餘光掃過,王歡的小腹撐起高高一塊。
我笑了笑,對自己的魅力有些得意。
放開正在揉我胸部的手,我隔著褲子握住他的擎天柱,熱得嚇人。
  「嫂子,我,」王歡有點控制不住了,這正是我想要得。
  「來,讓嫂子幫你檢查一下。」我慢慢揭開他的褲子,握住他的擎天柱,上下套弄。
  「嗷!不行了,我」
  「忍住!唔,」還沒說完,白白的濃漿噴射出來,濺了我一手。
「沒關係,男人第一次是這樣的。」我用紙巾輕輕給他擦拭,耷拉下去的傢伙沒想到又站起來了。
  「這麼快!」我驚喜道。這次我要讓他堅持長一點。
  我退下內褲,慢慢坐到他的腿上,對準位置,一點一點做下去,直到把那個大傢伙全部吞進去。
  王歡抱著我的腰,飽滿鼓脹的乳房貼在他臉上。
我故意挑逗他,將乳頭對準他的嘴,強行塞進去。
  「嗯,啊!」這傢伙開了竅,吸吮我的敏感乳頭,酥麻的電流串遍全身。
  我控制著上下的節奏,時而猛烈,時而輕柔,終於在某一刻,我們同時達到了頂點,熱流蓬勃而出。
  過了好久,我從王歡身上退下來,他羞澀而窘迫。
  我笑問道:「嘗到女人的滋味了,怎麼樣?還神秘可怕嗎?」
  王歡紅著臉:「沒想到這麼美妙!」似乎還在回味。
  我剛給他請洗完,王東就回來了。
  他看我們一眼,賊笑道:「大功告成了?!徐薇,我弟弟這個處男威猛不威猛?小歡,你嫂子怎麼樣?」
  我白他一眼:「王歡年輕力壯,強得很。」
  王歡也道:「嫂子的身體太美妙了。」
  王動道:「什麼都不用說了,就等你把校花女神搶到手。來,徐薇,給你慶功。」
一把把我攔腰抱過去,怪手按住我的胸部。
  我掐他一把,笑著跳開。
  「別跑,看我給你帶來什麼禮物了?」
  「還有禮物,什麼?」我好奇道。
  王動揚揚手裡的包裹,打開一看,一卷繩子。
  「這是什麼禮物,繩子而已。」我突然意識到什麼,「不是用來綁我的吧?」
  「老婆真聰明!」王動讚揚道,「快把手背過去,乖乖受綁。」
  「憑什麼綁我?」我跳起來,握緊雙拳,擺出一幅戰鬥的架勢。
  王動怪叫道:「好啊,還敢反抗!」拿著繩子就往上衝。
  我冷笑道:「想抓住本女俠,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
  「哎呀!」我精心擺好的架勢被他張牙舞爪的一沖,全都亂了。
王動就勢把我壓倒沙發上,把我的胳膊往後擰。
  「寧死不屈,」我跟他叫著勁兒,大義凜然的喊道。
  「王歡,快來幫我,你嫂子力氣不小,你幫我按著她的胳膊。」王歡一上來,我立馬支持不住,被他們把手臂扭到背後,一道道繩子捆了個結實。
  「看你還不老實。」王動在我的翹臀上重重拍一下。
  我掙紮著站起來,學著電影裡女英雄的樣子,昂首挺胸,「本女俠既然落到你們手裡,要打要殺悉聽尊便。」
  「打是捨不得地,殺更不會,不過,女俠的大胸脯是不放過的。」
王動抓住我的左乳,還動員他弟弟道:「王歡,你抓住那個奶子,我們一起幫女俠揉揉。」
  「啊,」兩個乳房落到不同的男人手裡,那種刺激強烈又特別,我羞辱的扭著身體。
  「把女俠抬進臥室,好好懲治。」
  「啊!嗯!」我不甘又興奮的掙紮著,更加刺激兩個男人的情慾,把我整的欲仙欲死。
  第二天清晨,看著還在床上酣睡的兩個男人,想起昨夜的瘋狂,我不禁臉紅起來。
  繫上圍裙,作了早飯,煎蛋,香腸,牛奶,給他們補充點營養吧,他們也累得夠嗆。
  開車到了開發區,又是一天忙碌的工作。
                ******
  一個星期後,王動打來電話,抑制不住的欣喜。
  「王歡搞定那個校花了,都是你的功勞,老婆!」
  「是嗎,太好了!」我也替他們哥倆而高興。
  「是啊,那姑娘還是處女呢!」
  「噢。」聽著他興奮的聲音,我不禁淡淡的黯然。
  王動有些聽出來了:「徐薇,你怎麼了?」
  我勉強道:「沒什麼?聽你說她是處女,可惜我沒能把處女給你。」
  「咳,我就那麼一說,我什麼時候在乎哪個了。不要胡思亂想。他們要來我們家,想想怎麼帶他們去玩兒。」
  我一聽玩,登時來電,「包在我身上了。」



愛灣茶論壇 就是最愛台灣本土茶 歡迎老司機帶帶新手們 邀請他們來愛灣茶論壇品茶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發布主題 快速回復 返回列表 返回首頁
推女郎

申請友鏈|在缐客服|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愛灣茶論壇|台灣最大最夯外送茶|言真茶社|加賴立減500|cyz112233  

在线客服
free hits
<> 未滿18歲禁止進入本論壇 愛灣茶論壇歡迎各位新老司機來喝茶 愛的就是這杯台灣本土茶 加賴6868768 不要讓我等太久喔

GMT+8, 2018-11-16 07:09 , Processed in 0.116991 second(s), 5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